(美里24日讯)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律师说砂政治史多次证明,州内阁华裔部长人数,不等于华社权益保障。首长阿邦佐呼吁华裔挺人联的华裔参政论,是非常过时的老调。

Advertisement

他在文告新中指出,内阁有华裔部长,只是阿邦佐摆设的「花瓶」,企图制造一个多元种族平等假象。所谓的人联华裔部长,只能在内阁中扮演点缀的花瓶角色,毫无建树。

人联党和砂国阵自七、八十年代开始,已使用这个言论。但多个例子证明华裔权益会否得到保障和提升,不在于有几位华裔部长在内阁,而是在于朝野之间的的政治势力是否平衡!

人联党最强盛时,当时只有一名在野党州议员,华裔权益在那段时期完全被忽视,甚至落实不公的土地政策、华校没有拨款、古晋市长的权力被分为古晋南市市长和古晋北市市长、丢失诗巫乡村议会主席职位等。

2011年后,这十年是在野党势力最强盛的时期,华校才获得来自政府的教育拨款。华裔部长在内阁的人数,不相等于华社权益的保障,历史已证明。

重点取决于朝野势力是否有取得平衡,达到互相制衡的局势。砂国阵(砂政盟)执政以来,许多对华社不公的政策,都是在内阁长期有华裔部长情况下落实。

第一、政府公务员的种族比例严重失衡。华裔占砂拉越人口的30%,但是华裔公务员比例少过15%,而且越来越少。五、六年前还会提供政府公务员种族比例的数据。按照当时的数据,华裔公务员比例是少于15%。

第二、政治权力分配失衡。全砂82个州议席中,以华裔占多数的议席只有16个,只占20%。但是砂拉越的华裔投票人数超过30%。

严重偏差的议席划分,也是华社政治地位长期不断被侵蚀和削弱的情况下,所产生的畸形现状,试问人联党到底争取了什麽?

他说,华社最恐惧且最不想看到的政治局势是巫统和伊斯兰党执政联邦,因为一个是种族极端主义,一个是宗教极端主义。

2020年2月,巫统、伊斯兰党以及从公正党跳槽的国会议员企图组成联邦政府,无奈只有97个国会议员,没有超过222个议席的半数,无法打响算盘。

结果砂政盟18名国会议员成为关键性人数,让巫统和伊斯兰党成功以115个议席执政联邦。

结果,接着一系列的种族主义和宗教极端政策开始落实,比如51%土著股权、吉隆坡禁酒、吉打禁赌、商业中心需要保留策略性店面给土著商家、2022年国家财政预算案严重不公平比例等。

「2022年国家财政预算案中,土著获得114亿令吉的拨款,非土著只获得3亿令吉的拨款,出现严重的拨款偏差。」

砂政盟不断强调在联邦政府中是造王者的地位,但是为何造王者允许如此不公平的财政预算案被提呈?

此事再度证明人联的部长人数、是否有华裔部长,跟华社权益的提升和保障,不能划上等号。这是砂政盟联合巫统和伊斯兰党执政联邦之后,所衍生的不公平政策,身为成员党,人联难辞其咎。

他强调,唯有达到朝野相互制衡的局面,才能促使执政党落实惠及各族人民的政策来保住政权,否则独大的执政党就会开始剥削人民权益。

希盟与国盟达成协议所签署的谅解备忘录,就是一个最佳例子,促成反跳槽法令、18岁投票法令、无利息暂缓还贷款等政策得以实施。这都是因为政府只能以些微多数执政,所以必须寻求在野党达成协议,来稳住政权,因此会答应在野党提出的有利人民条件。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