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甲州选举的结果呈现了国阵的复辟,共赢得21席,与2013年的大选时所取得的成绩不相上下。

Advertisement

2013年选举时,在总数是28席中,巫统拿下17席、马华3席及国大党1席,合共21席。而反对党方面,行动党6席及伊党1席,合共7席。

在2018年选举时,巫统只得13席、马华、民政和国大党归零。而反对党方面,公正党3席、行动党8席、诚信党2席及土团党2席,合共15席。这意味著原本是国阵堡垒的马六甲州,首次遭反对党攻陷,并由希盟人阿德里(诚信党)担任首席部长和组织州行政议会,马六甲州首次变天。

但是在2020年2月喜来登政变成功后,情势有变,因土团党两名议员走向巫统及一名公正党和一名行动党州议员也出走,导致希盟政府垮台,改由国盟组织政府(国盟是慕尤丁通过喜来登政变后所组成的新联合政府,与巫统、伊党及砂州土保党合作),由苏莱曼出任首席部长。

但今年10月1日,又发生4名国盟州议员出走(即巫统两人、土团党和独立人士(退出行动党的议员)各走一人)。4人中以前巫统首席部长依德利斯哈伦为首,他们希望能拉垮国盟州政府,重新成立希盟州政府。不过,首席部长苏莱曼寻求州元首解散州议会,并获得州元首同意,才有了本次的州选。

这一戏剧性的变化暴露了甲州政府已成为政治的游戏场,先是国盟取代希盟,后是希盟反攻未遂导致甲州来一场大选。其结果是保守政治复辟,也成了各党头头的一场所谓“生死战”,选民也因之被拉著团团转。

纳吉东山再起

这其中涉及的人物有试图东山再起的纳吉,他似乎成了国阵的“统帅”。虽然名义上是阿末扎希要出国动手术,实则是纳吉借此机会表现一番,以证明他宝刀未老,也从中让我们看到纳吉在党内的势力可能是大过阿末扎希的。

在这方面,纳吉好像又摆脱一马公司的丑闻,也公开表示他不会接受政府给退休首相的1亿令吉的产业赠予;并集中攻击希盟及国盟在执政时的弱点。

虽然纳吉声称希盟输在吸纳政治青蛙,如公正党接受原巫统议员依德利斯哈伦(国阵时期的前甲首长)成为公正党候选人;而诺阿兹曼则成为诚信党候选人,双双备受争议,也被纳吉讽刺为“青蛙政治”(两人皆败北)。但纳吉似乎忘了原公正党州议员的贾拉尼也跳槽到巫统后,如今则以巫统身份出征而蝉联。因此政党间的相互讽刺已是家常便饭,不值一提。

行动党的林冠英反对希盟起用跳槽的政治青蛙当候选人也是有其道理。只因在诚信党和公正党坚持下,双方作了让步。希盟只吸收两名来自巫统的州议员,而不接受土团党和行动党的退党议员再回头。林冠英认为要有道德底线,而不能表现出政治机会主义者的本色。

有关政治青蛙也引起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的不满。他认为希盟不应接受青蛙代表希盟出征,因这会引起反感。

经此一战后,对于纳吉和安华的政途又有了不同的看法。有者指出因为巫统又带活了国阵,也对阿末扎希的地位有了帮助。无形中抬高纳吉返政的机会。

阿末扎希也成功拉下慕尤丁政府而扶起巫统的人当国家首相有功。这个高位看来是为巫统的高层预留的。以目前看来,纳吉和阿末扎希都有此意愿,看来纳吉的机会比较高一些。

至于依斯迈沙比里是过渡时期人物,倘若要在纳吉和阿末扎希之外寻求接班人,则希山慕丁和凯里算是排得上名的。

对希盟沉重打击

林吉祥对此怀疑纳吉为下一任首相铺路。另一方面,如果说安华应为马六甲州选举败选负责而应辞去希盟领袖,那么谁又能拥有安华的经验和声望接班呢?阿兹敏的背叛和拉菲兹的厌倦政治,已反映出公正党正缺乏适当的接班人。

安华确然要为本身的刚愎自用的排阵负起责任。退位之说,仍在争论中。

至于林吉祥和林冠英退位的问题当下还未成热门课题,只是这次的甲州选举对行动党虽有隐忧,所幸失票不算多;尤其是两席只输掉不到200张。因此行动党卷土重来也不是不可能,关键在于马华如何挡住行动党再刮旋风?

伊党原本在马六甲就没有议席,此次归零也不算丢脸,但也从中反映出伊党的宗教政治是不受欢迎的。所谓的禁酒令和禁赌令也不是什么大事,偏偏到了伊党的手里就成了大问题,实在有必要重新检讨多元种族的多元性生活是不可被忽略的。

至于慕尤丁是否应退位也还未到此地步。他所领导的国盟组合目前还是有其作用。只是若无法与巫统靠拢,恐怕会失去伊党的支持。毕竟在巫统与土团党之间,伊党必会选择前者,主要是在野太多年了,伊党已开始尝到联合执政的甜头,例如哈迪阿旺也有一个官职,其他重要干部也有所安排。

虽然本次州选马哈迪未出声,也不扮演任何角色,但他是巫统头头的克星是个不争的事实。只是马哈迪的斗士党;赛沙迪的民族联合阵线及盛传由数名退出公正党目前身在国盟的议员成立的民族党,会否在来届大选一展身手,他们能否为马来西亚的政治增添新的力量?

我倒未持乐观看法,因为从巫统的复辟,我们又看到老牌政党并不会自动消失。恰恰相反,它们都会挣扎生存以争取再上位的机会。

严格说来,我们不能以偏概全论述马六甲的州选是全国大选的一盏指示灯,但这次选举对希盟是一个沉重打击,恐怕不满的情绪会带向未来的大选。此外,我也未看好国盟的未来,除非土团党能展示其新生和强大的阵容,否则它会成为少数人的政党。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