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甲州选在本月20日完成了选举。希盟在竞选时打出了首长阿德里牌,然而无法奏效,遭受痛击,在28个州议席中,只攻下5席。而投票日前信心满满的人民公正党更是兵败如山倒,竞选11席,竟然捧蛋而归。

Advertisement

这也让公正党主席安华,成为了一众网民的箭靶。要求他交棒下台的声音源源不绝,而民主行动党彭亨两名州议员李政贤与邹宇晖更发出重话,若安华不下台,火箭就得慎重考虑退出希盟。

无可否认,安华在此次马六甲州选确实在排阵上,有所失误。在马接再也,这马来选民占44%,华裔39%和印裔14%的混合区撤下原任议员林秀凌,换上马六甲城来的天兵罗秉浩,惹来支持者与基层的反弹,使公正党以938多数票败阵下来,让国阵马华议员魏喜森冷手捡热煎堆。

同样,在巴也隆布布阵也是天兵上阵的错误。公正党副主席三苏依斯干达从隔壁的汉都亚再也选区天降的行为,令活动已久的州主席哈林与协调员哈里曼被割爱,惹来基层不满,让三苏以629多数票兵败巴也隆布。

然而,若以允许青蛙上阵,导致投票率下降而施压安华下台,就显得“无厘头”。两名从巫统跳槽而来的议员拿督斯里依德利斯与拿督诺阿兹曼分别以公正党与诚信党固打上阵,因此绝非安华一人决定收纳青蛙。诚信党高层如末沙布与卡立沙末皆接受议员跳槽,而后者更称他们有原则的青蛙。因此,将所有责任推向安华,绝对是个莫名其妙的举动。

低投票率只是借口

至于,低投票率也是一个怪异的借口。希盟狂胜的格西当、哥打叻沙玛纳与怡力投票率都不算高,分别61.1%、58.9%以及57.5%。

反之,投票率最高的选区,达74.2%的实甘,却出现国阵与伊党候选人激战,诚信党候选人被抛在后头的情况。国阵最终只以79张多数票获胜,但诚信党候选人莫哈末柯莱尼在这马来选民占90%的选区却只拿到1535张,大约13%的选票,而国阵与月亮却分别拿下5038张与4959张选票。

丹绒比达拉在上演巫统州主席与国盟首长候选人的强强对决下,投票率高达72.5%。希盟公正党候选人再纳哈山,却无奈变成了被大象踩死的鼠鹿,只拿到489张选票或7%的选票而已。

希盟另一个丢失按柜金的选区,为阿逸利茂,投票率也不低,达66.7%。至于拥有最多军票与配偶选票的双溪乌浪,在投票率高达70.2%下,由国盟土团党候选人爆冷胜出。而公正党候选人哈斯摩妮却远远被抛在后头。

由此可见,希盟在马六甲遭受痛击的主要原因,并没是安华吸纳青蛙导致低投票率,反而是因为在拿到的马来票过低。炒作Timah酒课题的伊斯兰化施压赛,并没让希盟增加马来票,反之只让伊党采取更激烈的伊斯兰化竞赛,最终让诚信党与公正党两头不到岸。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