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打根25日讯)行动党伊罗普拉区州议员张克骏批评沙巴行动党内部有人搞分化排挤,操弄权术,是否还能自我标签为多元种族文化政党成疑。

Advertisement

他说,如今的沙巴行动党州委会无法代表沙巴,顶多只能算是“山打根行动党2.0”,因为以15人为核心的州委会,里头竟然有7人是山打根人。

“行动党一直以来都以多元种族政党自居,如今的沙巴行动党州委会改选甚至把象征原住民的政治领袖珍妮拉辛邦拉下马,试问这能团结沙巴行动党吗?我们需要这样的党来带领沙巴州吗?”

张克骏今日发出的文告中,也对沙巴行动党州主席拿督潘明丰及州秘书冯晋哲表示失望,因为两人竟然觉得改选结果没问题。

此外,张克骏在文告中亦自问从来没有愧对过行动党,但行动党却背叛了他,而不是他背叛行动党。

张克骏回忆说,本身在行动党党内就屡屡遭排斥,险遭踢出局的经历已有4次,包括2016、2018年及今年的州委会改选中被踢出局,就连2020年也险些无法上阵出征伊罗普拉州议席。

他澄清说,本身并非如网上网民所称般看重党职,而是因为他认为行动党必须维持多元性,而维持多元性的方法就是让所有国州议员代议士进入州委会。

“试想想,我是由3万多名选民选出来的民意代表,我代表的是3万多人的心声,但州委会却容不下我,这不是很讽刺吗?”

张克骏坦言,无法进入州委会也意味着在下届州选上阵选举的机会也将大大降低,并质问说这就是一个党对待选民和跟随党已久的资深代议士应有的态度吗?

另一方面,张克骏批评说,随着全国大选预计将于明年举行,而行动党内却闹分化,一些人为了利益,为了能够当上部长,视党内团结于无物。

他表示,全国大选当前,所有在野党理应团结起来,但一些人却为了利益出卖党,暗地里勾结,只为进行龌龊的利益交易。

此外,张克骏亦对沙巴行动党前顾问黄仕平的退党感到可惜,而沙巴行动党主席拿督潘明丰在挽留黄仕平方面可说毫无诚意,只想用出文告方式做表面功夫。

他透露,黄仕平之所以会成为沙巴行动党顾问,是出于亚庇区国会议员陈泓缣提议,前沙巴行动党主席已故拿督黄天发附议下出任,潘明丰当时既没有提议也没有附议,可说是没做过任何事。

他也说,黄仕平是从零出发,一手壮大行动党,当权派包括潘明丰及冯晋哲等人也是他引荐入党,原本已经成了咸鱼的行动党,也在黄仕平的努力下而重获新生,从斗湖再度崛起。

“后来党内的分门别派风气越来越强烈,结果如今黄仕平一手带出来的徒弟,也就是我、陈泓缣、甘拜园区州议员珍妮拉辛邦及阿德里安齐齐被刷下来,这根本是一种排斥!”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