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马汉顺(右)颁发马来西亚职业教育联盟顾问委任状予华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

(吉隆坡25日讯)华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今天呼吁马、中两国政府随着疫情逐渐受控好转后,通过协商设立“教育走廊”或“升学走廊”,让两国留学生尽早通关深造,完成学业。

Advertisement

他说,随着我国冠病疫情逐渐受控好转,政府也开始开放各国界和各经济领域,包括和一些疫情好转国家展开的“旅游走廊”(VTL)之后,他建议政府能够与中国当局积极协商,以尽早恢复通关,让两国学子在两地留学深造。

他建议两国政府通过协商,考虑以类似“走廊”的方式,例如设立“教育走廊”或“升学走廊”,以方便我国学生留华,或是中国学生来马深造,让学生们完成学业。

吴添泉是今天在雪州加影的独大行政楼,出席由独大教育中心召集成立的“马来西亚职业教育联盟”成立大会上爱护致词时这么表示。出席者包括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马汉顺、马来西亚职业教育联盟召集人兼独大教育中心理事长陈正锦、独大董事会主席赵燊儒律师以及福联会总会长丹斯里林福山等多人。

华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中)从独大理事长兼马来西亚职业教育联盟召集人陈正锦(右)手中接过水果礼篮,左为独大董事会主席赵燊儒律师。

也是马来西亚职业教育联盟顾问的他表示,自去年初疫情以来,学生们都面对共同的难题,尤其是之前已经(或准备)向中国院校报名的我国学生,或是回马度假的留华生等,都无法到中国有关院校深造,一些则以网课继续学业,进度肯定受影响。

“我们华总也接获有关学生及家长们在这方面的伸诉,而华总在最近与中国驻马大使欧阳玉靖交流时,也提出有关问题,并获得大使表明关注。”

他说,包括职业教育和学术教育各领域在内,中国学校的高水平和优越的学习环境,近年来不只是成为亚洲最大的留学目的地,也不断受到我国学生的欢迎,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包括友族在内的我国留华学生总人数已将近1万人,尤其是在近年来,我国平均每年都有超过千名学生到中国留学深造。

他因此希望类似的“教育走廊”或是“深造走廊”能够获得落实,以便让两国学生尽早通关留学,完成学业。

也是沙巴中华大会堂总会长的吴添泉也表示支持今天这项由独大教育中心所发起的全国联盟,在理事长陈正锦为首的团队号召下,获得国内超过10个团体响应,为我国职业教育史上掀开新的一页。

他形容这是一项具远见和前瞻性的努力,结合我国华团与华青共同组成,尤其是为华社或华裔子弟,提供了一个更有系统、专业以及到位的职业与技术高水平培训计划,而与此同时,也兼顾了为家境贫困子弟在这个领域的升学经费和生活辅助需要,非常难得。

他说,这几年来独大教育中心领导层不辞劳苦,任劳任怨的努力下,安排与提供全额奖学金保送了数百名我国学生到中国各技职大专或学校念中专、专科或本科课程。受惠学生除了获中国院校提供免学费和免住宿费的优待之外,还获该教育中心发放在华的生活辅助金,以及特别安排能够减免行政费用等,让学生们可以在后顾无忧地完成几年课程和学业。

队对该中心在中国有关院校全面配合支持下,为我国贫困深造生展开的这种“帮人帮到底”崇高与无私精神,表示由衷敬佩与推崇。

他说,职业教育或是技职教育,是全球所有国家教育体系中最重要组成部分之一,但让人纳闷和遗憾的是,长期以来,在功利社会与世俗眼光偏见下,职业教育竟然被一些人视为“底层教育”,导致它不论是在家长为孩子的前程选项,甚至是一些企业培训和待遇方面,职业教育体系往往是处于弱势地位,这是不合理,有待商榷和纠正的。

“不论是一个国家或是社会,职业教育必须是与其他学术教育平行,它就有如教育的软、硬体般,相辅相成而缺一不可。就以先进国–德国而言,一项调查显示该国有约百份之70的学生把技职教育列为首选,这相信是导致德国长期以来一直被视为技术和工业大国的最大主因吧?”

他说,再看看中国,根据中国国务院在去年发布的“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中提到:“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不断优化职业教育…..集中力量建成一批中国特色高水平职业院校和专业”、意味着中国将配合在未来晋升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和生产大国进程上,加快了职业教育方面的步伐。

他说,我国在这方面也应同样加快脚步,尤其是迈向工业革命4.0,以及国家复苏的进程上,需要更大量的职业教育与人才,全面配合和补给。

他对国家明年度财政预算案中,政府加强了技职教育与培训计划(TVET),并拨款66亿令吉供明年这方面的发展用途的作法表示欣慰。

他说,国内87所技职学院都在该培训计划下,政府目标是有70%毕业生被企业界吸纳入职场,20%继续深造,另外的10%创业;而令人鼓舞的是,在有关毕业生的追踪统计显示,截至今年10月31日,有高达98.29%的技职学院毕业生已经就业、继续深造,或成为年轻创业者;而创业者高达20%,比预期的10%增加了一倍,显示出它对国家生产力的重要性。

“随着科技工艺越来越发达,职业教育从过去以技术为主导的核心,快速注入知识、数码和人工智能各元素之后,可以这么说,今天和未来的全球职业教育已经晋入更‘知识型职业教育’,以技术和知识兼容,通过提升专业技能和知识培训,强化其专业能力来实现职场需要和需求,并从中确立更优质和优化职能。”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