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晋25日讯)选民已看清﹐并认为希望联盟与砂政党联盟没有什么两样﹐所以脱马派的形成﹐让砂拉越人民终于有了第三选择﹐进而不必再从 2颗烂苹果中做出选择。

Advertisement

砂民志党助理秘书田志雄今日是以文告方式﹐如是表示。

他说﹐选民已看清﹐并认为希望联盟与砂政党联盟没有什么两样﹐都是给出选前承诺却始终没有实现。

“当联邦执政权在手时﹐希盟不承认选前对选民做出的承诺﹐还指称宣言不是圣经。砂政党联盟也一样﹐在选前发白日梦,提出一些不切实际的计画后﹐也是在选后样样没有实现。”

他直言﹐脱马派的形成﹐则让砂拉越人民终于有了第3个选择﹐进而不必再从 2颗烂苹果中做出选择。

他续称﹐在派发2022年“蝴蝶”新日历予民众时﹐选民告知﹐对于脱马派政党的诞生﹐他们感到非常高兴。

“他们觉得砂拉越终于有望脱离以极端种族与宗教为主的马来亚政治﹐并且拿回属于砂拉越的油气资源﹐以用在砂拉越的发展上﹐进而让砂拉越人民受益。”

他透露﹐砂拉越当前存在2个均以让砂拉越和联邦彻底切割为目标的脱马派政党﹐但其中1个是主张以公投方式脱马﹐另1个则主张以单方面宣布独立的方式脱马。

“如果选票无法集中在真正要走向脱马的候选人身上的话﹐砂拉越人民将失去一个大好的机会。毕竟﹐选错了的话﹐选民还要等多等5年才有机会重选﹐但5年后的砂拉越﹐可能已受到极端政治的进一步入侵。”

他也指出﹐选民同时告知﹐他们最担忧的﹐就是候选人中选后﹐会因为有了 “权” 在手而变了样﹐并且只顾自己的私利﹐忘了人民的诉求。

身兼砂拉越人的砂拉越组织发言人的他说﹐砂拉越人的砂拉越组织之脱马公投﹐首要目标是在砂拉越立法议会中立法进行公投﹐进而得以还政于民﹐将一贯以来的决策权由人民代议士手中归还给人民﹐由砂拉越人民自己决定是要离开还是留下。

“另一个脱马派的单方面宣布独立﹐则首要条件是要赢得多数议席﹐并在执政权在手后﹐才在砂拉越立法议会宣布独立。”

因此,他反问﹐2个脱马派政党当中﹐究竟是哪一方比较有可能出现掌 “权”后只为私利﹐而将选民的诉求置之不理的情况﹖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