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砂拉越州选举,是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成立以来的第一场大考,但是在国阵与国盟弃战及在背后力挺下,主要的竞争对手希盟又自乱阵脚,预料砂政盟可以继续轻松过关。

Advertisement

砂拉越土保党、砂人联党、砂人民党与民进党,原本是国阵的成员党,但是在2018年509大选国阵失去联邦政权,在砂州的表现也同样失利,4个砂州本土政党毅然与国阵划清界线,另组砂政盟以面对国内新政局的挑战。

但在喜来登政变之后,无论是国阵或国盟,为了保持与砂政盟的友好关系,都选择不踏足砂州政治,这也替砂政党重新执政扫除了重要障碍,在这次州选的主要挑战者,只剩下希盟与砂拉越全民团结党(PSB)。

这次选举提名,土保党参选的席位增加到48席,打破了砂政盟四党的政治平衡,进一步巩固土保党在砂州的独大局面。其中原因,是民进党与人联党之前所发生党争,令这2党的势力被削弱,人联党所竞选的席位,从之前的20席,减少至18席;民进党更只剩下5席。砂人民党竞选的席位,则维持在11席。

希盟三党方面,经历喜来登政变的挫折,不再像三年前般声势高涨,成员党之间,更因为选区分配问题互相争执。选举政策也一改过去全线开打的方式,只在其中62个选区上阵,显示希盟对于本届州选,并没有将砂政盟推翻的信心。

希盟最有胜算的还是行动党,但该党所竞选的议席,已从上届的31席减少至26席。行动党在砂拉越州选表现最好时是在2011年,当年总共赢得12州席,上届州选则赢得7席。

至于公正党,上届州选总赢得3席,但是因为内斗,3名原任议员全部离队(2人加入砂团党、1人跳槽土团党),也许是这个原因,虽然公正党在希盟议席分配中获得45个席位,但是最终只参选28席。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如果希盟能保住上届州选所赢得的议席,已经算是一项成就。

砂政盟的另一个竞争对手,则是由黄顺舸领导的砂团党。砂团党原本是从砂人联党分裂出来,几经转折后所组成的政党,之后又吸纳了巴鲁比安、施志豪等前公正党领袖的加盟,提高了该党的胜算,预料在这场州选,足以形成砂政盟、希盟之后的第三势力。

这次州选提名,另一个受到注意的,是在全砂73个州席派员上阵的肯雅兰全民党,该党也是提名最多选区的单一政党。肯雅兰党原本是由一批砂前左翼人士在2013年注册成立,2019年由前行动党领袖温利山出任主席后,频频发表砂拉越独立的主张。但要在这次选举有所斩获,该党显然还需加把劲。

伊斯兰党并没追随国阵与国盟弃战砂拉越的步伐。但在过去数届选举在砂州屡战屡败之后,这次选举只在一个选区上阵,以试探本身的实力。其他参选的政党,包括砂民志党(竞选15席)、新达雅党(11席)、砂觉醒党(5席),在这场选举预料只是在陪跑。

这届只有30名独立候选人,其中最有看头的,是能源及天然资源部副部长阿里比朱,选择以独立人士身份参选。

阿里比朱在过去2届州选,都是以公正党的旗帜获胜,并建立起雄厚的基层实力。喜来登政变后加入土团党,并当上了副部长。这次显然是不忿土团党,将他长期经营的选区拱手让予砂政党,冒著被党纪对付的风险,选择独立上阵。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