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图

(北京7日讯)根据一项研究指出,每生育一名孩子中国妇女的就业机率便下降约6.6%,家庭总收入下降约5.6%。有专家呼吁政府部门出台措施补偿用人单位成本,共担生育成本,有利于鼓励生育政策的落地。

Advertisement

《中国青年报》报导,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今年8月表决通过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中国已有20多个省份完成地方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修法或启动修法,其中延长产假、增设育儿假、发放生育补贴备受关注。

但在延长产假的同时,女性未来的从业环境也备受关注。有分析认为,如果生育假期过长,企业用工成本增加,或会进一步加大女性职场歧视。

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院日前发布的一项对25个省(区、市)共计7642人进行的调查显示,与生育之前相比,生育一个孩子使得妇女的就业几率下降约6.6%;继续生育第二个孩子的妇女,其就业几率再次下降9.3%。

调查还显示,生育一个孩子将使家庭劳动力市场总收入下降约5.6%;继续生育第二个孩子的该数字还会下降至约7.1%。

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组织与人力资源管理系教授朱飞指出,延长产假对女性的好处显而易见,但也要看到其执行的难度以及可能带来的潜在问题。例如,一些地方政策明确规定,休生育假不影响晋级、调整工资、计算工龄。

但在具体实践中,大幅延长的假期及可能出现的二孩和三孩情形,对用人单位形成的潜在挑战相当大,执行过程中,女性休完产假之后,工作岗位还在不在,晋级和工资调整是否能通过相应考核等,这些问题都需要考虑。

在近日公开征求意见的《湖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正案草案)》中,“修改依据和理由”一栏中提到,假期过长有可能影响女性就业,从长远看,不利于维护和发展女性权益。

朱飞认为,这段话相当中肯,是对待生育客观、理性的说法,现代社会生活、工作节奏越来越快,一个育龄女性较长时间脱离职场后再返回职场,面临的各种困难都相当大,这对其职业发展和职业生涯的连续性都可能带来巨大冲击。

朱飞也表示,由于生育二孩三孩对用人单位发展和人均效能等都会形成潜在影响,延长产假、增加育儿假等措施可能会导致女性就业更加困难,进而导致年轻人对生育问题更加焦虑。而这些成本全由用人单位负担不现实,要避免政府释放生育红利、完全由用人单位“埋单”。

朱飞认为,政府部门应出台政策,通过财政补贴、税费减免等措施补偿用人单位的成本,共担生育成本,用人单位才能更积极配合这些政策的落地。

朱飞认为,提高生育率是个系统工程,不单单是延长产假和增加育儿假,政府投入相应资金,提高婴幼儿托管育社会服务设施的供给数量和质量,增加对相关社会服务专业人才培养的投入,切实解决年轻人不敢生的问题,更为重要。

此外,北京义贤律师事务所律师叶明欣就认为,目前延长的产假有生育保险可以保障女性休假期间的薪资,但是新增加的育儿假带来的经济成本如何分担,还需进一步明确。

叶明欣指出,为配合三孩政策的落实,各地都在调整计生政策,这个立法过程仍需充分吸纳民意,听取各方,特别是用人单位和女性职工的声音,在此基础上科学论证、制定符合当地实际情况的新规则。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