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州选拉开序幕,除了执政的“砂拉越政党联盟”共派82名候选人全线出击外,肯雅兰全民党也角逐73席(该党于2013年成立,由前行动党议员温利山领导)及砂全民团结党(PSB,由黄顺舸领导)则派出70人参选。从表面上看来是三雄鼎足而立,但事实上则是砂拉越政党联盟一枝独秀,冠压所有参选政党。

Advertisement

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是在2018年全国大选后出现的新组合,从“砂国阵”摇身一变而成,让一夜之间砂国阵不见了。GPS是由土著保守党(PBB)、砂人民党(PRS)、民主进步党(PDP)和砂人民联合党(SUPP)组成。在82个州议席中,上届共拥有72席。

GPS改名主要是防止砂国阵成员党和其他党互挖墙角,也就是在509大选国阵失去中央政权后,快刀斩乱麻,与国阵切割。这也等于砂州的执政党与西马的国阵及国盟只属于合作关系,旨在稳固现有国阵及国盟的中央政权地位。尽管GPS只有18国席,但被保留4部长及3副部长的优势,还比伊党的18席多了1名部长(伊党有3部长及4副部长)。

基于在中央同属一阵营,西马的执政党,不管是国阵或国盟并没有派人参加砂州州选。这样一来,也给来自西马的反对党产生一定的压力。公正党、行动党及诚信党都有派人出征。这之中公正党上阵28席、行动党26席及诚信党8席。

不过在提名日,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向参选屡战屡败的伊党为何本届还要派出1名候选人参选?他就是伊党砂州秘书阿里菲里亚祖。

原先伊党要派出11名候选人,后经协商,决定只派1人参选,不与砂州政党争天下。在沙巴,伊党也在2020年沙巴州选后,获得土团党推荐阿里亚峇为官委州议员,算是多年来的第一个突破。

砂拉越独特本土政治

由于来自西马的反对党没有高举改朝换代的旗帜,也显示出希盟没有执政的心愿,只是要成为“有效力”的反对党。无论如何,本届选举在相互争夺的局面下演成多角战。因此反对党能否脱颖而出?也是不大乐观的。

如果我们详加研究,不难发现东马沙巴的政治格局已大有改变。例如沙巴政坛的沙统在1995年后被来自西马的巫统所染指。这是因为原来在沙巴称王的慕斯扎化在1994年打开州门,让巫统取代其沙统而成为沙巴的主力军。在这之后,国阵成了执政党。在马哈迪指挥下,推行首长轮任,直到2004年州选后,阿都拉首相取消轮任制,改由巫统人常任首长。

沙巴因为内讧,再加上慕斯扎化大开方便之门,沙巴也就成了西马巫统的囊中物。即使在2020年州选后,来自土团的哈芝芝出任首长,也还是换汤不换药,因为这位新权贵同样是来自巫统的。

反观砂拉越则保住了原来的面貌,不被西马势力所改变,情况有别于沙巴。主要是本土的土保党抓住主导权不放,其他本土成员党则起不了作用。

就拿本届州选提名来说,人联党原本有20席参加角逐,临时却缩成18席,党魁沈桂贤虽有不满,但也无可奈何。这就是人联党今日悲哀的写照。

更让人联党咽不下一口气的是从人联党分裂出来的黄顺舸领导的全民团结党于2014年成立。最初是被列为砂国阵成员,后因政局有变,砂国阵易名GPS后,黄顺舸被排除在外,之后成了反对党。如今,他雄心勃勃要与GPS争一长短,也只能视为友谊波。在必要时,黄顺舸将会成为执政党一员,也可能代替人联在GPS的地位。

无论如何,直到今天,砂拉越依然保有其本土色彩,来自西马政党如行动党和公正党虽偶有所得,但难成气候,对西马政党而言,这是一块难啃的骨头。这也许是砂人民感到骄傲的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