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论者指出,希盟无法得到马来选民的支持不是因为安华失去吸引马来选票的能力,而是归咎于行动党。

Advertisement

行动党执政联邦政府时期,当时在野的巫统和伊斯兰党成功描绘行动党主导希盟政府。希盟执政时期的几个议题,行动党都成为马来社会的箭靶,如《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拨款予独中和华社民办大专、拥有基督议程等。于是,行动党是马来票房毒药的说法应运而生。

另一边,华社却认为希盟政府是由马哈迪主导,行动党手握42席俯首称臣,当家不当权,从统考无法被承认到反爪夷字风暴足以看出华社对行动党的极度不满。

行动党是导致希盟“无法吸引马来选票”最大因素吗?不管在改朝换代前或后,我国的马来选民在大选中从来都不曾摆脱以族群和宗教本位的考量,而非以多元、民主或自由。

这种现象可从2018年全国大选和马六甲选举中看出。希盟之所以能在2018年入主布城,是因为当时有马来民族主义政党——土团党成功吸纳部分马来选票。土团党在上个月马六甲选举中,成为马来选民的第二选择,把公正党和诚信党远远抛在后头。

而华社的投票考量也摆脱不了族群和宗教本位,在马华和行动党之间作出选择。尽管行动党试图突出其全民政党的理念,但是另一边会有人抨击行动党拿了华人选票(或税务)去协助马来友族,过河拆桥。

多元族群政党

公正党在1999年成立的目的正是为了摒弃我国的单一族群政治,以多元族群政党开启新的政治篇章。

可是,为何这22年以来,多元族群政党——公正党无法成为各族群的首选呢?这是因为我们的选民不信任马来领袖会照顾非马来人,不相信华人领袖会维护弱势族群;因为我们的社会相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因此,即便林吉祥与林冠英双双从政治舞台退休,行动党也无法有效的推高马来人支持率。

追根究底,尽管我国的社会很期待多元,多元族群政党也耕耘了22年,实际上却是以族群为本位的意识形态主导著,根深蒂固。除非我国的族群社会撇开族群本位,以普世价值宏观角度看待议题,否则只要我国族群本位的意识形态没有改变,政坛再少十个林氏父子也无济于事。

安华退位也好,林氏父子退休也罢,就目前现实情况而言,如果希盟要再次入主布城,其成员党就必须包括马来民族主义政党,这是毋庸置疑的。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