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担任首相期间,为国家创造大量财富,有人却用国库炒外汇亏损310亿令吉。相比之下,后者才是更大的国家耻辱吧。”

Advertisement

面对上诉庭驳回上诉,前首相纳吉不仅大呼冤枉,认为自己并非是上诉庭法官口中的“国家耻辱”外,还转而明示马哈迪才“配得上”这个称号,并强调撇开贪污嫌疑外,自己对国家经济贡献庞大。

或许纳吉说得没错,在他掌政期间,国家的总资产从1.2兆令吉增至2兆令吉,他甚至在执政期间,勇敢推动更健康的消费税务制度、取消燃油津贴、提升国民人均GDP及修改土著特权等,这些的确是件了不起的事。

不过,谁说创造经济奇迹不能与贪污腐败兼容?谁又规定政治领袖有了政绩后,就可忽视其他瑕疵?

就拿目前无论哪个领域势头最旺的韩国为例好了。韩国目前拥有傲人的GDP与世界500强企业,产品设计与文化软实力也非常惊人,这些都是韩国政府不断大刀阔斧才能实现的佳绩。

但是,自1980 年起,韩国历任总统几乎无一能于卸任后免于牢狱之灾,多个前总统最终都以贪腐罪入狱。以至于韩国社会目前流传著这样一个冷笑话,那就是韩国人当总统的目的,除了为实现抱负及国家富强外,也是为了想尝尝坐牢的滋味。

政坛上没有将功赎罪

简单粗暴的调侃,却点出了从政道理——政坛上从来没有“将功赎罪”这回事。有功绩,历史上自然不吝褒扬;有舞弊,请坦然接受司法调查。

就像一家上市公司,获委派的CEO若成功为公司创立佳绩,理应获得董事会的嘉奖鼓励;但绝不能因公司业绩翻倍,自觉创下惊人的丰功伟业后,就私自将部分盈利转入个人账户。

盈利的成长与权利的正当性,是两件事。巧言令色与理直气壮,有时也真的只差一条线。

所以,就算纳吉真的曾为大马经济带来巨大贡献,执政期间真的发现贪污舞弊的事,也只能乖乖接受调查审讯,让司法结果说话,而非一直对外喊冤,不断用似是而非的逻辑来模糊功过焦点。

事实结果虽然尚未出炉,但有件事目前已证据确凿,那就是纳吉的私人户头的确有过这么一笔钱。

开过银行账户的人都知道,若账户汇入超过特定数额,银行肯定会拨电关心这笔款项的用途与目的。而纳吉却坚持不懂为何户头有这笔钱,姑且当他没说谎的话,若不是选择性记忆失灵,就是大马金融体系存在著庞大的待遇偏差。

这也是某种舞弊的迹象。发生在纳吉执政时期,照理来说,纳吉也无法逃脱责任。

聪明与投机,有时也狡猾得让人难以辨清。理性与权力的逻辑冲突,有时也会叫不少人最终选择心灰意冷,冷漠以待。

我不知道多少人还像我一样,正面乐观看待这个案子的发展。虽然这种正面很微不足道,却是我真实爱著这个国家的期许与动力。

 维护司法防线

至少以目前的局势来看,我依旧看见司法极力地想站在高处拿著一把枪,紧紧地盯著每个人,试图维持公正高贵的司法精神。尽管政治环境不太健康,司法执行的公正性偶尔会遭到破坏,但至少我知道还有不少人非常努力想维护这道防线,不容许任何人超越这个独立理性的审判权。

在这段期间,很多人或许会振振有词,并试图与司法“挂钩合作”,但自从纳吉案件的破口,至少让全民有了第一次不用假装这是个多么清廉的国家,也别天真以为只要透过一次公开审判,就能警惕所有的官员要洁身自爱。

政治体系永远无法绝对廉洁,这是我们早就要认清到的事实,但至少我们可透过极度监督来达到相对廉洁,也可趁机学到究竟多少位政治人物不断“偷换题目”,试图以发展功绩来掩盖自己贪污滥权的恶劣。

纳吉案件只是第一次发生的事,而且我们也确定这不会是最后一次。但创纪录提控前首相,就算有特定政治议程,也算是为大马司法界的自由进步立下漂亮的里程碑。

至于炒外汇亏损这事,我想若大马司法给力,还真希望能有人还原真相,到时究竟谁才是“国家耻辱”,就让公众的良心决定答案。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