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怀胎,本是开心事,但陈秋媚却在怀孕第26周时确诊患上乳癌第二期,性格开朗、大剌剌的她说:“我很少会哭,但得知消息后,应该把之前的眼泪都哭完了…”因为患癌这件事已经够棘手,还要遇上怀孕周期,既担心癌症治疗影响胎儿,又害怕延迟治疗令病情恶化,然而为母则强,为了年幼的女儿以及肚子里的宝宝,她积极配合医生指示治疗,努力撑了下来!

Advertisement

今年37岁的陈秋媚在女儿15个月的时候,怀上第二胎。“怀孕后,我中止了哺乳。”然而在怀孕第26周时,她摸到右边乳房有硬块,原以为是“石头奶”,不以为意,打算产检时才“顺便”和医生说。“产检时,医生用超声波扫瞄发现了一颗2.5cm左右的乳房肿瘤。那时医生还表示应该是良性肿瘤,不用担心。”然而肿瘤可大可小,可良可恶,她始终不太放心。两周后,她到了另一家妇产科做检查。“没想到,肿瘤从上两周的2.5公分扩大至3.7公分。”短短2周长了1公分,成长速度惊人,医生担心是恶性肿瘤,便替她安排了正子扫瞄(PET-CT)。“最后报告证实我患上乳癌第二期,还是被誉为是‘乳癌最恶性杀手’的三阴性乳癌。”

陈秋媚当初是和老公一起到医院拿报告。“当时是行管令期间,路上有路障,警察问说:去哪里?我老公就直接说:‘她(陈秋媚)有癌症,现在要去医院。’”她哭笑不得说,当时还没拿到报告,所以当拿到报告的时候,就忍不住埋怨老公说:“还不是因为你诅咒我,所以我患癌了。”不过这一切都是气话,她说:“他得知我患癌后,整个人都傻了。”
陈秋媚当初是和老公一起到医院拿报告。“当时是行管令期间,路上有路障,警察问说:去哪里?我老公就直接说:‘她(陈秋媚)有癌症,现在要去医院。’”她哭笑不得说,当时还没拿到报告,所以当拿到报告的时候,就忍不住埋怨老公说:“还不是因为你诅咒我,所以我患癌了。”不过这一切都是气话,她说:“他得知我患癌后,整个人都傻了。”

根据资料,三阴性乳癌的细胞容易“分化”,所以癌细胞生长速度比较快;相对荷尔蒙型的乳癌来说,三阴性乳癌发展得比较快,预后比较差、并发症比较多、比较容易转移,即使是第一、第二期的“早期”,治疗后也比较容易复发。“因为无人可以预计癌细胞生长速度,所以治疗时间不能再拖。”不懂是幸运还是不幸运,因为化疗时机取决于怀孕周数,不宜过早或太迟;怀孕首12周内,胎儿仍在成形,化疗药物有可能引致畸胎,因此需待怀孕12周后才开始化疗。另外,由于化疗后病人抵抗力下降,可能出现贫血,以及影响血小板和凝血功能,故亦不建议化疗后两周内分娩。“当时我已经怀孕第26周,所以可以直接接受化疗,没有‘保大还是保小’的顾虑。”至于化疗对胎儿的影响,她说:“问了医生,也做了很多资料研究,确保无任何影响才决定在孕期接受化疗。”

她在孕期先接受了4次化疗,产后不到12小时,直接接受割除癌细胞手术,以及后续治疗包括12次化疗和20次电疗。“我基本上没有所谓的坐月子,因为西药不能和中药混在一起吃。”自然产下宝宝后,身体已经十分虚脱,体力还没完全恢复,就直接送到手术室,她说:“仿佛经历了什么似的,非常累。”化疗副作用让人闻风丧胆,但她说,没有想像中可怕,只是人会特别累、脱发,但胃口还是相当好。“我没有胃口是因为我妈妈都煮没有味道的食物给我吃,淡而无味而导致没有胃口,而不是因为生病。”只要是外食,她都会胃口大开。

 陈秋媚是今年由大马海星公益平台举办的“光头与美4.0”癌症醒觉与筹款活动的主题宣传人物之一。“我希望透过自己的故事能够鼓励同为是癌症病患的人,一定要勇于面对,不要轻言放弃。”
 陈秋媚是今年由大马海星公益平台举办的“光头与美4.0”癌症醒觉与筹款活动的主题宣传人物之一。“我希望透过自己的故事能够鼓励同为是癌症病患的人,一定要勇于面对,不要轻言放弃。”

不像病人的病人

陈秋媚不说,根本看不出她是癌症病患,因为她精神充沛,嗓门洪亮。“朋友都不觉得我患病,老板还调侃我是不是骗病假。”虽然她天性开朗、大剌剌,但面对死亡,她说:“我很怕死。”她分享,她自小就很怕生病,很怕死亡,怕死后了就不可以玩。“上天就是要给我考验,我越怕死,它就给我患上这个病。”她回忆说到,当初得知患癌后,哭了2天2夜,晚上睡不着,一直哭一直哭。“幸好当时身边有老公、家人和朋友,他们真的帮了我很多,是我精神上最大的支持。”晚上睡不着觉时,老公陪著她彻夜未眠,担心她胡思乱想,更找了她的朋友来陪她聊天。“朋友带我去佛堂,师傅看到我就说:‘你是长命面相,一定能跨过这一关。’”再加上主治医生的鼓励,让她走出低潮,积极面对病情。“虽然因为癌症而死亡的人数很多,但抗癌成功的数量也不少。”她的想法是,一定要被归类在“抗癌成功”的类别。

陈秋媚的表弟在26岁那年也被诊断患上肺癌,而且情况严重,肿瘤有8cm大,需要每日进行化疗,最后更是把单侧的全肺切除,但他还是坚强撑了下来,活到现在。“他的案例让我更有信心和动力。”抗癌成功将近4个月,但她坦言,三阴性乳癌的复发率很高,所以对她而言,每活一天都是恩典。访问全程其实都能感觉到陈秋媚的正面态度,因为无论说到化疗副作用还是手术,她都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唯独说起倘若真的不幸复发,生命走向终点,最大的遗憾时,她忍不住眼眶泛泪说:“我最遗憾是无法陪著我的孩子成长,他们没有妈妈。”随后她收起眼泪笑说,但自己不会因而纵容他们,或事先替他们铺排好往后要走的路。“每个人都有为自己人生选择的权利,即便是父母也不应该替他们做好决定和选择。”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