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在经过内斗的缠身后,版图不断缩水,在此次砂州选举只上阵6席:碧湖、美銮、克邻、马鲁帝、峇加拉兰以及最后一分钟从人联党分来的都东。

Advertisement

与砂盟另三个盟党土保党的47席、人联党18席以及人民党11席相比,民进党仿佛如砂盟中的小弟。

而更无奈的是,民进党目前只有三个原任议员,为碧湖的亨利吉聂、美銮的罗兰以及马鲁帝朋光马吉。克邻与峇加拉兰自2011年起就败选,而党魁拿督张庆信上阵的都东面令著人联党员不满扯后腿的可能性。

不仅如此,亨利吉聂还得在选区面对砂全民团结党的迪基拉菲的挑战。迪基拉菲曾为砂民进党玛玛士加丁国会议员,并曾在联邦出任乡区发展部副部长。而朋光马吉也得遇上强敌,在马鲁帝得遇上代表砂团党的前议员西莱斯特。西莱斯特1996年起,就在马鲁帝连任20年至2016年,并曾在州内阁出任农业部助理部长,可说是老树盘根。加上达雅选民对政党并没有死忠,反之候选人在选区的服务纪录更被看重,使到碧湖与马鲁帝两个选区,不战到最后一分钟,也不知道鹿死谁手。

此外,峇加拉兰与克邻的情况就更糟糕。前者自2011年就败给巴鲁比安。巴鲁比安出身达雅党(PBDS),并过后以公正党党籍出任联邦部长。这次改披砂团战袍,依然受看好守住峇加拉兰。而克邻一样是自2011,就落在阿里比朱手里。这次阿里比朱原本已以独立人士的椅子符号出战,但最终因土团党与砂盟的协议而宣布退选,并要求支持者全力支持砂盟。

然而,支持者并不买账,反指阿里比朱应该聆听人民的心声,而非“阿爸”慕尤丁的心声。这也让砂团党的慕沙被后市看起。慕沙为土生土长的律师,并有著克邻之虎的称呼。

这让民进党似乎只剩美銮一个安全区。砂民进党的积弱可说是冰封三日,非一日之寒。2002年,民进党为前身砂国民党(SNAP),而当时主席拿督黄金明开除财政张庆信,引发激烈内讧,并导致砂国民党被吊销注册。过后,副主席拿督斯里威廉玛旺随后注册砂民进党,并成为国阵一员。

2014年,该党妇女组对威廉玛旺投下不信任动议。这也导致威廉玛旺退党,并成立砂人民力量党(Teras)。砂人民力量党原本欲加入国阵,但最终演变成该党议员,包括威廉玛旺以国阵直属党员上阵2016年州选。而威廉玛旺、柏戈奴罗茜尤诺斯与峇都达瑙议员保鲁斯保罗最终也选择土保党,并在这次选举以土保党党员身份上阵。这让民进党只能眼睁睁本身的堡垒被人拿走。

刘添吉

自由撰稿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