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现实政治的当前走势来看,民主行动党单独执政联邦,在未来三届大选,都是不可能的事。换句话说,行动党再返布城之路,必有盟友相伴——不管是选前,或选后的结盟。

Advertisement

稍回顾历史,自1998年“烈火莫熄”浪潮掀起后,理念相近的公正党与行动党,断断续续在替线、民联与希盟的合作中,维持盟友关系。值得一提的是,在替阵与民联中,尽管理念上存在较大分歧,伊斯兰党却一直扮演吸纳马来穆斯林选票的角色,有助打破“马来人在朝、非马来人在野”旧格局。2015年民联瓦解,党选落败后另起炉灶创立诚信党的伊党领袖,与行动党和公正党组成希望联盟,甚称最有共识最具默契的在野党联盟;惟2017年还是将门户开放给马来民族主义色彩强烈、看似与希盟格格不入的土团党,其策略考量不外乎让马哈迪等人填补伊党出走后留下的空缺,开拓希盟的马来票源。

这也意味著,公正党不曾单独测试自己在马来社会的支持率。最近落幕的马六甲、砂拉越选举,成绩虽不尽然反映全国趋势的完整面貌,却至少比任何一厢情愿的纸上谈兵更具参考价值。长话短说,在马六甲,以公正党、诚信党和行动党组成的希盟,马来支持率甚至不及土团党与伊党组成的国盟,沦为马来穆斯林选民的第三选择;在砂拉越,希盟得票率退居第三,不敌初试啼声的砂团党(PSB)。

行动党的出路

经历两场战役后,各党必然苦思未来出路。公正党或许思考,若跟行动党结盟导致自己无法争取马来选票,则接下来该如何突破,或自保?同理,除非将“入主布城”的梦想降至“最强大在野党”,否则行动党必然也会盘算,倘若公正党与诚信党的马来选票只能到此为止,则是否该物色新的盟友,以推高马来选票,或凑足议席?

若行动党要参与筹组一个至少掌握三成到过半马来穆斯林支持的政权,以当下形势,则难免需从巫统、土团党与伊党当中,选一或择二。

眼前的情况是:如果巫统能以国阵单独执政,它极可能撇开伊党,甚至想方设法剿灭土团党。如果巫统凑不足议席,它唯有无奈维持现状,与土团党和伊党相爱相杀,捍守一个“将行动党/希盟排除在外”的马来穆斯林政权。反之,土团党与伊党筹组的国盟亦然。简言之,对巫统、伊党与土团党而言,“阻止行动党重返布城”乃最高原则,任谁坏了规矩,谁就要背负“马来穆斯林的民族叛徒”骂名。只要三党遵守这个不成文规矩或共识,行动党短期内都不可能执政中央。

退一步想,即便真有一天,巫统、伊党与土团党闹到水火不容,准备不惜借外力推堵对方,障碍较低的合作对像首选都会是公正党,更何况如果公正党尚存一些非马来穆斯林领袖,还能替该政权增添“多元”色彩,淡化“种族主义”形象。再假设公正党在第15届大选中几乎灭顶,能掏出的筹码甚至无法凑够数,巫伊土方会考虑行动党。

假设与巫伊土合作

巫统、伊党与土团党——若任何一方要与行动党筹组政府,理由会是什么?左思右想,最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筹组稳定政权。

回到行动党,如果接受与巫伊土其中一方结盟,就要面对选民对自己的检视。例如:与巫统合作,选民必质疑行动党“与盗贼共舞”,抵触之前高举的原则。若与国盟合作,行动党就需要向支持者解释,为何接受土团党叛徒?更棘手的是,在赌博、投注站、酒精等课题上,行动党与伊党能磨合出什么共识?

再者,不管是巫统、土团党或伊党,都不可能让行动党在联盟中坐大。甚至可以这么说,不管大选斩获席次多少,行动党在内阁的份量,只会比5.09后更低或更少,不会更高或更多。重掌财政部的梦想,恐怕建了海底隧道都无法抵达。即使不谈权力、资源分配,只是专心“为人民服务”,行动党还是必须面对:如果它参与的政权不承认统考、不拨款独中、不彻查赵明福案件等,它要如何向支持者交代?

届时又恫言退出联盟?那不就违反“筹组稳定政权”的初衷吗?

最大在野党?

说白了,行动党若放眼在未来几年执政,以当前政局走势,以上是仅有的选项,或可能的局面。有梦最美——掌权后承认统考、拨款独中、捍卫多元、铲除盗贼、阻挡伊斯兰保守化浪潮、教训叛徒,惟现实很残酷,一个伸进瓶子里的手掌如果抓满糖果,肯定卡在瓶颈抽不出。

这么说好了。行动党可以坚持当最有原则的政党,但必须清楚意识到自己很可能无法在短期内入主布城。它或因此成为让人肃然起敬的“最强大在野党”,也可能因此流失一些“相信有人在朝好做事”的选票。在野党绝非一无是处,或毫无建树,它依然可以监督政府,像5.09前的行动党一样。

又或者,行动党在看清马来政治形势后,准备做一些调整,与盟友沟通、与选民对话,重新定位为自己,给时间让传统支持者调适。在行动党领袖的判断中,眼前最大的矛盾是什么?须知,当下已无法再以“禁酒是掌权者为了转移贪污丑闻视线而制造的课题”扫入地毯了。禁酒,已经上升到多元社会对生活方式抉择的分歧了。这足以考验政治领袖的智慧,在肃贪、公平分配资源之际,还要在身份认同政治(族群、宗教、语言、教育等议题)打造多数者接受的共识——这绝非玩Pokemon,或拍几个抖音短片就能解决的问题。

老话一句,唯有认清自己要什么,才可能得到自己追求的东西。行动党是否准备投入更多耐性与时间,经营一个更持久、互惠互利的联盟关系,同时调整本身定位姿态,面对马来穆斯林社会,放眼未来十年重新执政?抑或分秒必争,抄捷径掌权,社会分歧磨合之事,容后再谈?

政治关乎理想,也贴近现实。一把捉住所有糖果想统统拿走的孩子——挣破瓶子,割伤手腕,是最后难免的结局。

林宏祥

大同工作室执行主任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