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辞职潮”席卷全球,除了早前闹得沸沸扬扬的躺平文化,从美国开始,其他国家也陆续出现辞职浪潮,导致劳动市场吃紧。当地专家指这不仅是短暂趋势,而是已经成为文化运动,将会为职场带来长期效应。至于大马是否会成为下一个进入大辞职潮的国家,则是未知之数,这一期邀来经济学家及招聘平台创办人分享两人不同角度的看法。

Advertisement

截至去年9月,美国创下440万人辞职的记录,占了市场劳动力的3%,明显指出人们在经济低迷的情况下依旧选择辞去工作,形成“大辞职潮”。“大辞职潮”(Great Resignation)这个概念是由德克萨斯农工大学教授安东尼克劳兹(Anthony Klotz)提出,他预测在新冠大流行结束、生活恢复“正常”后,将有大量人离职。

根据微软2021年工作趋势指数显示,去年全球有41%的劳动力正在考虑辞职,这几乎是疫情前两年,人们换工作意向的两倍。

中小企业人资方案公司Employment Hero针对国内1004名雇员展开调查后,早前发布的“2021年雇员流动及保留报告”显示,61%的马来西亚雇员计划今年寻找新工作。当中35岁以下的年轻雇员已经做好准备离开岗位,年龄介于18至24岁的雇员有高达81%计划明年更换工作,而24至34岁的雇员中则有68%有换工作的意向。

有趣的是,在61%有更换工作意向的人当中,有高达45%的雇员仍喜欢现有工作,其中24%更是热爱著自己的工作,只有4%的受访者讨厌现有工作,这表示工作本身并不是促使员工离职的主因。

市场对这个现象有著不同的声音,有者认为大马已经进入大辞职潮;有者在看到大马雇主联合会(MEF)的调查报告后认为我国不会进入这个状况。

站在经济学的角度来看,UCSI民调研究中心总执行长兼绿色经济学家白峻淇认为,大辞职潮是一种席卷全球的现象,虽然本地劳动市场也有不小的更动,但他认为大马并没有出现大辞职潮的资本。“本地文化不同,加上疫情后万物涨价、生活费高昂,大家为了生活必须保住自己的工作,不像西方国家,人们离职后仍有失业补贴可以用,因此有时间去休息或仔细思考自己的未来。”

他透露,虽然本地陆续出现辞职潮,身边也有一些还未找到工作却因受不了目前生活而裸辞的例子,但他认为这只占市场的一小部分,无法一概而论。

招聘平台Hiredly创办人杜振祥则认为,马来西亚处于相似却不相同的处境。相比起2020年,2021及2022年计划更换工作的人变多了,但那不过是市场的正常更动。“毕竟2020年市场动荡,许多原本计划更换工作的人暂时搁置了自己的计划,待经济稍微复苏,大家开始有信心后,就回到原本的轨道上。”

他透露,如今招聘市场活跃,许多企业都开始大力招揽人才,尤其上6个月有明显的上升,因此人们有跳槽的也无可厚非。

根据微软的调查,大辞职潮的出现有三大因素:员工认为公司在特殊期间对他们的要求太高、员工认为雇主不在意他们的工作与生活平衡,以及感到过度劳累或疲惫不堪。

杜振祥笑言,本地对待疫情的态度与欧美国家不同,当地可能连戴不戴口罩上班都会引起争议,但本地人在这一点上算得上团结一致,因此即便出现辞职浪潮的现象,其导因也与之不同。两人一致认为,疫情给大家上了一堂课,居家工作期间可能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方向,因此才会选择辞职。

“加上本地零工经济崛起,可能会让人们有辞职休息的底气。”白峻淇补充,疫情后本地零工经济和电商平台发展迅速,让许多人反思其他发展的可能性,他认为这或多或少都会影响著人们辞职的决定,但并没有导致大量辞职浪潮。

疫情后 工作要求有所改变

疫情不仅改变了一些人的生活模式,也直接影响了本地职场的需求。以下为4大未来工作需求改变:

  1. 自由的办公模式
    Hiredly平台的数据显示,疫情后被搜索得最多的关键字是“居家办公”、“远程遥控办公”等字眼,明显能发现人们对工作需求的改变。不过,有人倾向居家办公,也有人希望能离开家里,到办公室里专心上班,因此结合二者的混合办公模式相信是人们更向往的工作模式。除了工作地点,未来甚至连工作时间也会变得自由,一切以KPI为衡量标准,只要能把工作完成就算达标,无需按照朝九晚五的时间上班。
     
  2. 斜杠或自由业者变多
    科技的进步让更多人发现居家也能赚钱,无论是电商平台或自己在网络上接工作,让许多人都有了新尝试。以艺术作品NFT为例,指早年艺术家在推广自己的作品上困难重重,但经过去年NFT的崛起,让不少艺术家也开始全职投入自己的艺术工作,开启了另一种职涯规划。未来,相信会有更多人选择成为自由业者。
  1. 小型独立公司的崛起
    疫情下,政府推动了不少创业资金供民众申请,为想尝试创业的人提供了一个机会。
     
  2. 人力市场开放
    居家办公或远程遥控办公让许多公司开启了前所未有的体验——无需员工到公司所在地上班,因此在人才聘请上不会再局限于特定州属,甚至还能转向海外寻找合适的专才。这对企业或雇员来说都是双赢局面。但凡事有利就有弊,雇员的工作机会虽然变得更多了,但竞争相对也变大了,因此必须更好的装备自己,好具备相应的竞争能力。

大辞职潮或能帮助提升GDP

在海外,造成大辞职浪潮的其中一个因素是员工认为公司在特殊情况下对他们的要求过高,包括要求他们冒著生命危险回公司上班。这种情况在本地也不例外,随著政府放宽管制,不少公司也开始要求雇员回到公司上班,进而造成部分员工认为公司罔顾他们的生命安全,最终选择辞职。

杜振祥表示,这件事并没有对错,只是雇员和雇主的立场不同而已。“站在雇主的角度来看,经济复苏,希望员工能在公司专心上班,把业绩冲上去是无可厚非的事;而站在雇员的立场来看,病毒无处不在,他们想保护自己的心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认为,雇主和雇员之间必须有一场对话,双方将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再从中寻找一个平衡的协调方,则可解决这个问题。

“虽然我国出现另一种类型的辞职潮,但只要往好的方面去发展,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白峻淇指出,当中小企业变多,就代表著赚钱的单位变多,如此一来国内总生产值(GDP)也会往上升。而从大辞职潮里“流失”的人力,不过就是从一个地方(打工)转换到另一个地方(创业)而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