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和社交媒体被视为民主的第四权力,而其主要任务是监督政府。尤其是在近期夺走了46人的生命并造成了或达200亿令吉损失的水灾中,媒体扮演著尤为关键的角色。

Advertisement

我们应该有效应用媒体来:(1)探讨水灾的主因、(2)监督政府救灾工作和(3)检视预防未来水灾的政策。尽管在探讨水灾的主因和救灾工作方面有著可观的报道和舆论,但我们在探讨政府预防未来水灾的措施却远远不足。

(1)检视水灾的原因

第一,马来西亚人应该利用媒体和社交媒体来探讨此水灾可否被预防。据报道,公正党领袖努鲁依莎早在7月份就提醒政府采取应对东北季风的准备,但政府对此却置之不理。如果政府没有无视她的警告,而适当地采取防范措施,水灾所带来的破坏或死亡可能可以被预防或减轻。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在遭到众矢之的时,政府却不负责任地将闪电水灾归咎于上天的行为。

马来西亚人民应该强烈谴责政府以借口来掩饰自己的无作为,以防止他们日后无视此类警告。

(2)救援行动

第二,善用社交媒体和媒体检视政府的救援行动。对此,政府的表现可谓惨不忍睹。从缓慢的救援行动,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丽娜哈伦举办的救灾“盛典”、企业发展与合作社部长诺奥玛不负责任地声称灾难管理不在自己的管理范围,到多位部长的公关秀,这一系列的操作让马来西亚人民怨声载道。

让人民更气愤的是,政府官员通过使用《通讯和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等压迫性法律来打击针对政府的合理批评。例如,根据报道,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要求推特删除合理批评部长的帖子, 然而被推特拒绝。 

马来西亚人民应该强力谴责MCMC, 因为媒体原本职责就是监管政府,而MCMC身为监管媒体的部门,应该鼓励因政府救灾不力的合理批评。反之,MCMC应该专注于打击政党或政府雇用的网军,仇恨言论与假新闻。

我们应该有效地利用媒体来监督和批评,那些打压健康评论和试图用其他论述把马来西亚人的注意力从他们救灾不力转移开的政客和部门。再者,我们应该将焦点转回到洪水危机上,促使政府加强对水灾的救济行动。

(3)预防未来水灾的措施

第三,也是最关键的舆论- 督促政府拟定防灾所的措施,尤其是当其他州也开始面临类似的水灾。

我们应该强烈谴责下议院议长阿兹哈哈伦以“未安排辩论事项”等理由驳回议员辩论应对水灾政策的要求。国会议员本来就是被民选出来制定和辩论政策以改善马来西亚人所面对的问题,尤其是面对夺走了46条生命和造成高达200亿损失的水灾,拟定防止未来水灾的政策更是关键。为转移焦点,避免遭千夫所指而打压健康舆论,实在令人发指。

这种种现象促使马来西亚人须更有效地应用媒体来监督政府。透过媒体,记者应该更频繁地质问政府为防止未来水灾而采取的防范措施。

马来西亚人除了响应77位国会议员建议设皇委会来调查水灾的呼声外,应该在社交媒体更多地讨论和质问政府为防止未来水灾的政策。若没有适当地施压政府,让其提出更好的防灾措施,致46人死亡并造成达200亿令吉损失的水灾将卷土重来。

结论

针对近期的洪水,政府的工作是了解水灾的原因,救灾,与拟定政策以防止水灾。不幸的是,政府非但没有有效应对水灾,反而持续的否认他们的无能,打击良性批评,上演公关秀和借口来转移公众对水灾问题的注意力。

为了更有效的监管政府,我们需要有效地利用媒体和社交媒体来检查(1)洪水的原因(2)救灾行动和(3)预防未来水灾的措施。通过高质量的舆论,我们可以更有效的监管政府,让他们更难通过转移注意力来逃避责任。

黄苗菱

提倡媒体改革和打击假新闻的社运分子。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