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加末14日讯)华裔青年误食海鲜导致严重过敏,随后因呼吸困难而到私人诊所求诊,未料却被诊所拒于门外,病患家属事后尝试与诊所联系了解被拒诊原因,在协商不果后向大马医药理事会投诉。

Advertisement

住在三合港的读者姚怡安(45岁,书记)向《东方日报》申诉,她的大儿子(20岁)在本月2日因误食海鲜导致严重过敏,由于当时已是晚上8时左右,附近的诊所皆已停诊,因此在熟识家庭医生的建议下,驱车前往拉美士的诊所看诊。

她表示,由于儿子在前一天注射了新冠疫苗的加强剂,因此当时也担忧是否会对治疗有所影响。

她说,当晚下雨导致道路积水严重,并且儿子已经出现了呼吸困难的情况,因此在看到一家营业中的诊所后便下车求诊,惟值班的诊所员工在门口向他们简单了解情况后,返回诊所内向医生简诉,随即告知无法收治病患。

“他们建议我们到车程距离30分钟的昔加末中央医院看诊,但当时一直在下雨,到处都积水塞车,再加上我儿子情况已十分紧急,因此我又再次联系了熟识的家庭医生,又再折返三合港看诊。”

她表示,尽管儿子在熟识家庭医生的协助下顺利打了过敏针,惟十分费解为何该名在拉美士的诊所医生,在连面都没有见到的情况下,就拒诊。

为此,姚怡安与当地的政党人士联系,希望对方能够给予一个合理的解释,毕竟就当时的情况而言,其儿子或出现过敏性休克,严重的话甚至会因此而丢命。

不过,在经过数次的协调后,姚怡安透过第三方也未得到满意的回复,因此已在本周向大马医药理事会进行投诉。

对于上述事件,大马医药公会柔佛州主席拿督叶昌祖在受询时则表示,根据医疗法并没有任何条例规范,医生必须接诊任何症状的病患,惟医者仁心,医生不应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拒诊。

“当然在一些特殊情况下,拒诊是情有可原的,例如对方的病症与冠病类似却未进行比较全面的防护措施,或是一般诊所会在入夜后由实习或兼职医生驻诊,因此或会出现上述情况。”

惟他认为,上述事件较具争议的地方,为该诊所的医生并未直接与病患碰面即拒诊,所以较容易引起争议。

他也强调,疫苗加强剂的注射,并不会影响相关治疗。

“若民众真的有面对了拒诊的医生,可以转看其他医生,毕竟医生在看诊时有自身的考量,而是否合理拒诊的情况,则可以交由官方去定夺。”

另一方面,针对姚怡安所提出的申诉,《东方日报》向相关诊所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而诊所负责人在受询时则回应表示,当时姚怡安带著儿子来看诊时,自己正在接诊一名急症病患。

负责人表示,由于担心候诊时间过长,其助理向姚怡安传达了无法接诊,并提出能够前往医院看诊的建议,未料却酿成事端。

“我当时在接诊,并不晓得结束诊治需要多长的时间。我们不想在他们候诊一个小时后,才告知他们无法收治病患,因此已在第一时间请他们到医院治疗。”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