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5日讯) 卫生部长凯里矢言,今年要为悬而未决的合约医生、牙医和药剂师课题,提出全新的解决方法。

Advertisement

他说,自2016年以来,几乎所有新的研究生官员、医生、药剂甚至牙医都是以合约委任,虽然最初的决定是将合同延长2+4年,但这并没有解决2016年之前给予医生、药剂和牙医的主要任期保障问题。

“如果我们想要新一代的医生、牙医甚至药剂师,以满足我们国家未来的卫生需求,我认为我们至少可以为他们中的一些人提供任期保障。”

“有了任期的保障,他们就会感到安心,然后他们就会对自己的职位有安全感,深造或学习专科并成为我们未来几年需要的专家。”

他坦言,卫生部新聘书不会像以前一般,都能得到永久的任命,因为我国正面临财政限制等。

他希望,卫生部能在这个月达成共识,宣布吸纳多少常规服务的医生、牙医和药药剂师,以及未来几年国家的需求。

“这是国家所需要的,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提议,能够为我们的年轻医生、牙医和药剂师提供短期、中期和长期的解决方案。”

他补充,解决上述问题后,将会逐步探讨其他医疗服务,比如护士、医务助理和专职医疗服务。

另一方面,凯里表示,自己将与卫生部秘书长合作,找出一个新模式,来完成目前的积压病例。

“我们必须善用与私人界的新关系,政府不能单独做到这一点。在这两到三年中,我们看到私营和政府在卫生领域开展了非常密切的合作。”

“我们从PeKa B40计划开始,私人诊所帮助我们筛查。然后在国家新冠疫苗接种计划 (PICK) ,我们在新冠疫苗特工队下与私人医生合作,他们现在正在展开加强剂计划。”

他说,卫生部秘书长安排了外包服务,以清除去年无法在政府医院获得治疗的病例。

“我们确实向大巴生谷专责小组下的私人医院转移,卫生总监一直呼吁为我们提供更多的外包服务,以帮助清理积压的案件。” 

此外,凯里也提到,希望卫生部与私人界达成一项新协议,让我们使用 ProtectHealth 的战略采购,让我们尽量清除积压病例。

“使用未被使用的私人界资源,他们在那里有很多可用的资源。我正在与秘书长和总监交谈,让我们找出瓶颈。”

他举例,如果瓶颈是放射学,人民需要等待良久才有X光和CT扫瞄等,通过外包就可以利用我们国家的所有设施。

“我们的想法不可故步自封。一切都必须买。重资产意味著大量的维护费用等等。我们希望更加轻资产,购买服务。”

“我们必须与私人界达成新交易,以便我们分担积压等治疗负担。”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