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内特是全球首名接受基因猪心脏移植的人。这是他在手术前与外科医生格里菲斯合照。(图取自路透社/马里兰大学医学院)

(安那波利斯15日讯)57岁的美国男子贝内特,近日成为了全球首名接受基因猪心脏移植的人,然而这次的医学界历史性突破受到外界关注之际,作为受益者的贝内特却被挖出曾致伤他人而入狱的过往。

Advertisement

英国《每日邮报》报导,1988年4月,贝内特因袭击当时22岁的休梅克被判入狱。当时在马里兰州一家酒吧打撞球的贝内特,发现当时的妻子坐在休梅克的腿上,两人正在喝酒交谈。

休梅克被刺了7刀,背部、腹部和胸部受到重创。他瘫痪了19年,直到2005年中风,并在两年后去世,享年40岁。

袭击发生时23岁的贝内特,被判犯有殴打罪和携带隐藏武器罪,被判坐牢10年,但没有服完整个刑期。他在监狱里服刑的确切时间未明,但休梅克的家人说是5年。

上周五,这名患有晚期心脏衰竭和无法控制的心律不齐的前罪犯,接受了开创性的移植手术,挽救了他的生命。

然而,从媒体报导中得知有关手术的休梅克家人,认为贝内特不配接受创新的医疗,希望猪心脏能给有需要的人。

“埃德(休梅克)受了苦。”休梅克的姐姐唐尼告诉《华盛顿邮报》:“多年来,我的家人面对著不得不面对的破坏和创伤。贝内特却继续过著美好的生活。现在他还获得了第2次拥有一颗全新心脏的机会——但我希望,在我看来,它应该给一个值得接受的人。”

专家:医疗不考虑个人历史

尽管暴力犯罪受害者的亲人可能会认为,罪犯不应该接受救治,但美国没有任何法律或法规禁止治疗。事实上,《医学伦理守则》要求医生“致力于为所有患者,提供具有同情心和尊重的合格医疗服务”。

马里兰大学医学中心拒绝透露是否知道贝内特的犯罪记录,并指这名患者因“急切需要”而来到医院,医生则“仅根据他的医疗记录”就他的移植资格做出决定。

院方也指,是“根据他们的医疗需求,而不是他们的背景或生活环境,为每一个上门的病人提供救生护理”。

医学伦理专家声称,法律和医疗保健系统之间的分离“有充分的理由”。

“我们有一个法律体系,旨在确定对犯罪的公正补救。”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伦理学教授哈尔彭说:“而且我们有一个医疗保健系统,旨在提供护理,而不考虑人们的个人性格或历史。”

“医学的关键原则是治疗任何生病的人,无论他们是谁。”纽约大学的生物伦理学教授卡普兰附和道:“我们的工作不是将罪人与圣徒分隔开来。犯罪是一个法律问题。”

受害者家属:他不是英雄

然而,看著弟弟受苦多年的唐尼说,得知贝内特的移植手术,看著人们称赞他为英雄,但这对他们的家人是伤害。

“直到埃德去世的那一天,这简直就是地狱。”她说休梅克受到感染、有褥疮和中风,这让他只剩一个“孩子的心智能力”。

唐尼在社交网站面子书的贴文写到:“贝内特得到了10年(的刑罚),(但)只服刑了5年。我的弟弟赢得了对贝内特的340万美元诉讼,而贝内特在暗地里做手脚,与他人结婚并将一切转到她名下,而我弟弟在官司中没有得到一分钱。”

“不久前有人告诉我,贝内特做了什么并不重要,因为拒绝治疗贝内特是不道德的,因为他只是一个人。他不可能是英雄。贝内特是一个未遂的杀人犯,而在19年后我弟弟因被贝内特刺伤而死,贝内特变成了凶手。”

唐尼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补充:“他又一次获得了人生的机会。但是我的弟弟埃德没有得到生命的机会。埃德被判处死刑。”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