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6日讯)公正党组织秘书聂纳兹米表示,公正党之所以在柔佛州选举中使用自己的标志,主要是因为希盟旗帜代表著执政22个月,成为了包袱。

Advertisement

“我们的党基层和支持强烈要求使用自己的标志。”

“我们总是听到希盟标志,无论好坏,都与2018年至2020年的执政有关。”

聂纳兹米指出,希盟有成就,但也有很多不足,包括参与喜来登行动的 公正党派系,导致了民选希盟政府的垮台。

聂纳兹米在推特贴文说,无论公平与否,希盟标志已成为那个时代的象征。

他还表示,希盟的盟已接受公正党决定使用自己的标志。

聂纳兹米也表示,公正党标志也比希盟标志更为人所知,这是公正党竞争的半城乡选区的一个重要因素。

“任何营销专家都会告诉你,品牌认知的重要性。”

聂纳兹米还指出,希盟标志是在2017年才推出,而希盟在2015年就已经成立。

“因此,希盟标志不一定是希盟的原始政治财产。”

聂纳兹米强调,希盟标志在马六甲州选举期间,没有真正帮助联盟。

“选民并不熟悉希盟标志,即使是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也在国会提出这个问题。”

他进一步说,公正党标志,在第14届大选取得了巨大成功,而希盟标志尚未经过广泛测试。

“希盟在标志问题上一直很灵活,有时候会在补选使用自己的标志。”

他称,在沙巴州选举期间,民主行动党和诚信党甚至使用了民兴党标志,即使民兴党不是希盟的一部分。

聂纳兹米说,公正党当时不反对这一点,现在行动党和诚信党也不反对。

“希盟在面对即将到来的柔佛州选举,以及捍卫大马人权利方面,继续团结一致。”

“标志问题是我们努力获得最佳战略和战术的结果。”

希盟在柔佛州选决定,公正党使用蓝眼”旗帜,而行动党与诚信党则使用希盟的旗帜。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