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前F1赛车手熊龙(Alex Yoong)积极带动本地虚拟赛车风气,除了主办比赛、成立车队,还设立学院培养新血,并找机会将极具潜能的人才带出虚拟世界,进军真实赛车,因为他认为,未来所有现实车手,都将会从虚拟赛车出身。

真实赛车和虚拟赛车(Sim Racing / eRacing)之间的距离,或许并没有想像中那么远,大马前F1赛车手熊龙(Alex Yoong)甚至认为,比起现实世界的赛车手,模拟赛车手的水准来得更高,技能掌握也更为全面。

Advertisement

“我觉得在亚洲区域投入赛车运动,就像使用单手玩乐器,所能弹奏的音符非常有限;但在虚拟世界里,我不只可以使用双手吹奏笛子,还能同时弹琴打鼓,能做到的事情更多。”

熊龙在2001年加入意大利米纳尔迪(Minardi)车队,成为至今唯一在F1比赛中竞逐过的本地车手,并连续三届夺下奥迪R8 LMS杯冠军,在A1 GP汽车大奖赛和利曼24小时耐力赛(24 Hours of Le Mans)车道上也曾看见他的身影。

熊龙指出,在虚拟赛车领域,马来西亚在东南亚区域的实力不容小觑,他希望未来会有更多年轻人加入,壮大人才库。虚拟赛车或在来届奥运纳入正式项目,他认为,这是大马有望实现金牌梦的项目之一。
熊龙指出,在虚拟赛车领域,马来西亚在东南亚区域的实力不容小觑,他希望未来会有更多年轻人加入,壮大人才库。虚拟赛车或在来届奥运纳入正式项目,他认为,这是大马有望实现金牌梦的项目之一。

大约在2018年,熊龙开始将目光投注到虚拟赛车,并通过主办电竞赛车比赛,包括eRacing GP和E1锦标赛,从中发掘有潜能的年轻人进行培训,可说是大马电竞赛车领域的先锋和重要推手。

赛车模拟器存在已久,其拟真效果也越来越好,尤其当疫情袭来,随著赛场关闭赛事取消,赛车运动转而走入电竞模式,包括去年在东京奥运首办的“奥运虚拟系列赛”也纳入赛车项目。当虚实的界限开始模糊,我们看到不少职业车手投入虚拟车赛,也看到电竞选手走出虚拟世界,在现实车道上驰骋,实力丝毫不输真实车手。

降低训练成本 模拟器带来无限可能

身为职业车手,此前是否轻视过虚拟赛车?问者语音未落,熊龙已急于摇头否认。

“虚拟赛车也像其他运动一样,你需要倾注时间来提升表现。赛车运动成本很高,我看过很多好车手因为资金不足而止步,但在电竞面前人人平等,不计较身份背景、身形或性别。通过电竞将赛车运动民主化,我们看到越来越多人参与进来,而这些模拟车手的表现让我惊讶,他们比真实车手来得更好。”

熊龙进一步解释,或许受到好莱坞电影影响,赛车对很多人来说,就只是勇气和荣誉的代名词,但那不是真正的赛车。赛车是反复练习各种技巧、了解转角类型、熟悉不同车款,还牵涉一系列数学运算,包括分析图表和数据,找出让车子跑得更快的解法。

身为一名真实赛车手,熊龙却认为,模拟赛车手的水准来得更高,因为玩家坐上模拟器,就能突破现实障碍,驾驶各款车子,驰骋在世界各地知名的赛道,还能与全球顶尖好手一同竞逐,这在现实世界是办不到的。
身为一名真实赛车手,熊龙却认为,模拟赛车手的水准来得更高,因为玩家坐上模拟器,就能突破现实障碍,驾驶各款车子,驰骋在世界各地知名的赛道,还能与全球顶尖好手一同竞逐,这在现实世界是办不到的。

“这整个耗时费力的过程,我们可以百分百重建在虚拟世界里,而在现实中却办不到。第一,我们只有雪邦赛车场,再来,我们也只有1.6排量的Honda Civic和Proton Saga。因为成本考量,我带学员到雪邦培训,一年最多只能进行15天,但在模拟器上,两天就能完成同等的培训,还能尝试不同的车款和赛道。”

若转换成具体的数字,熊龙估算,若想在现实世界达到他使用模拟器培训学员的水准,包括获得在利曼和F3赛场的经验,需要花费整整800万欧元;但一架好的电脑,加上模拟方向盘和踏板,仅需1万5000令吉。

驾驶技术无分别 虚拟过渡现实更容易

模拟器打破了资金的枷锁、时空的限制,车手可以延长训练时间,去到世界各地真实存在的赛道,驾驶各种真实存在的车款,而这些在荧幕前的体验相当趋近于现实,但两者真的是同一回事吗?

熊龙指出,从驾驶感受来说,模拟赛车和真实赛车最大的差别,在于前者体验不到重力,“所以在刹车拐角的时候,你感受不到身体和车身的摩擦,但这并不会改变驾驶的方式,两者在技术层面是完全一样的。因此,当来到真实世界,模拟车手能够更容易地掌握和适应。”

很多人觉得赛车是象征勇气和荣耀的运动,但熊龙表示,真正的赛车其实是一连串刻苦训练的过程所累积出来的成果,但在现实生活中,赛车是一项耗钱的运动,而模拟器则能克服资金带来的限制。
很多人觉得赛车是象征勇气和荣耀的运动,但熊龙表示,真正的赛车其实是一连串刻苦训练的过程所累积出来的成果,但在现实生活中,赛车是一项耗钱的运动,而模拟器则能克服资金带来的限制。

这是模拟赛车有别于其他电竞游戏项目之处,玩家可以不只是停留在虚拟世界里,若顺利获得资助,他们有机会来到现实,将所学技术用于真实赛车上。这也是熊龙当初涉足电竞领域的原因之一,即为本地赛车界寻找更多新血。

“现在或许言之过早,但我认为未来所有的现实车手,将会是从虚拟赛车中挑选出来的。”

这几年举办虚拟车赛,他确实看到很多有潜能的年轻人加入,例如首届E1锦标赛的冠军得主Naquib Azlan,即使只有两年的虚拟赛车经验,如今已是东南亚地区最好的选手,更在去年转型成为真实赛车手,加入TOYOTA GAZOO Racing青年人才发展项目。“第一天的练习环节,他就已经是全场最快的,也赢下几乎所有参与的比赛,他真的让我惊艳。”

设学院发掘人才 提供专业培训

随著有潜力的新人越来越多,熊龙表示,这个产业也需要更多教练的加入,为模拟车手提供专业培训,把他们带到更高的层次。“这些年轻人多从网络影片学习,这没有不好,但若没有教练指导,他们不懂得分辨哪些是正确的知识,哪些是胡说八道。”

因此,除了主办比赛和成立车队,熊龙所创办的Axle Sports也开设学院,系统化地拟定模拟赛车课程,目前招收的上百名学员年龄层横跨5岁至65岁。

“基本上,我怎么教真实赛车,我就这么教模拟赛车。我们也和体能训练中心合作,让学员保有良好的生理和心理状态。长时间坐在荧幕前练习是不够的,而是要用正确、专业的方式训练,很多人只是在玩游戏,他们忽略了体能、饮食、生活作息等等,这不是你在职业运动中成功的方式。”

要成立一支完整的虚拟赛车队,不仅需要车手和教练,还需要分析师为车手表现进行数据分析,以及软件工程师去熟悉游戏编码。熊龙表示,从现实转向虚拟,了解游戏如何运行,是他正在学习和理解的部分。
要成立一支完整的虚拟赛车队,不仅需要车手和教练,还需要分析师为车手表现进行数据分析,以及软件工程师去熟悉游戏编码。熊龙表示,从现实转向虚拟,了解游戏如何运行,是他正在学习和理解的部分。

采访当天,熊龙正在为虚拟利曼车赛(24 Hours of Le Mans Virtual)做准备,旗下的两支车队是东南亚仅有的参赛队伍,他们的对手包含马克斯维斯塔潘(Max Verstappen)、胡安帕布罗蒙托亚(Juan Pablo Montoya)等世界顶尖赛车手。最终,其中一支车队SEM9 Flash Axle在比赛中名列第10位。

“希望我们可以由此获得更多赞助,也能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壮大人才库,并在下一届利曼车赛中获得胜利。”

若你也抱有车手梦,不妨从一台模拟器开始,向梦想奔去。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