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22日,吉隆坡街头上出现一场人少却具有活力的集会—逮捕反贪会首席专员阿占巴基行动委员会主办的#TangkapAzamBaki集会。

Advertisement

这场集会获得数个政党及非政府组织支持。他们诉求很简单,要求阿占巴基因超额持股受到对付。他们也要反贪会内部改革,成为真正的独立打贪机构。

就如我之前撰文〈大马体制失灵:反贪会危机〉中指出,当反贪会等机构被视为无法彰显公义,人民将会失去信任,缺乏信任的机构就会失灵。

当机制失灵,我们就越来越接近失败国。

基于此,人民上街寻找公义,毫不令人意外。

无论如何,我要强调,马来西亚宪法保障所有大马人的和平集会基本权利。

和平集会法

和平集会是我们争取良久,才获得基本权益。10年前的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生效。

这条法令虽拥有许多弱点,但也有一个重要条文,任何集会不需要当局“准证”,只需通知当局即可。法令也认可,警方有责任确保人民能享有和平集会权利。

有鉴于此,警方在“逮捕阿占巴基集会”前一天,告知公众吉隆坡市中心数条道路将会关闭的举动是令人失望的。

据悉,警方也获得推事按照刑事程序法令所发的庭令,禁止集会在独立广场1公里范围内举行。为此,主办单位就把集会地点移至孟沙,但当局也关闭孟沙轻快铁站附近的道路。

无论如此,当天,集会相安无事,和平进行。当局没逮捕任何人,集会在下午1点和平解散。

不过,集会隔天,吉隆坡十五碑警区总部传召50人据称参与集会的政治人物、政治活跃分子、非政府组织、学生和个人录取口供。

有报道称,警方登门寻找集会者,有些甚至无法及时找到律师,自行给予口供。

论者抨击警方恐吓行为,犹如回到当局昔日不尊重集会自由的时代。

最令人焦虑的是,警方看起来不理解和平集会法令。十五碑警区主任发文告,声明公众不能在警方没批准下,出席集会。

尽管落实近10年的和平集会法令已经阐明,集会无需警方准证。

不幸的是,警方在逮捕阿占巴基集会前后行径,令人担忧。我们不能允许马来西亚重返只有在掌权者祝福下,才能行使集会权利的黑暗时代。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