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已开始面临人口老化的问题。根据2020年的人口及房屋普查报告显示,我国人口有3240万人,其中土著占69.4%(约2060万人),其次是华裔占23.2%(690万人)、印裔占6.7%(约200万人)和其他种族占0.7%(约21万人)。在2010年时,华裔约有24.5%;10年后的今天却降至23.2%,下降1.3百分点。

Advertisement

如果按照种族比例,华人居住较多的州计有3个,即槟城、吉隆坡和柔佛,分别占有人口的44.9% 、41.6%及32.8%。值得注意的是,60岁以上的居民已从2010年的8%或220万人增长至(2020年)10.4%或340万人。到了2030年,我国65岁的老人及乐龄人口将超过10.3%或达至410万人。

这意味著我国人民的生活条件已较前好,因此生存的年龄也相对提高了。首相署部长慕斯达法也指出,人口的老化其中主要原因是城市贫穷与居住空间因素限制了生育。

不过,个人认为,还有一个影响生育导致人口老化因素,即年轻一代的思想已有所改变。过去的父辈们的思想是多子多福,生十来个也是等闲事,因此不惊讶为何我们的父辈都是“子孙满堂”的,可是到了我们这一代,不但对家庭人口有了规划,也不能生太多,顶多是2至3个。因此调查发现在城市内,平均家庭的人口已从2010年的4.3%减至3.5%。也就是说,一个家庭拥有1个孩子是正常的,而拥有两个孩子也是普遍的。

这样一来,一个家庭成员的减少是理所当然的。虽然在乡村内住所比较宽大,可以多养4.7或4.9名孩子,但这已不是城市人所追求的,将来也会影响农村地区年轻人减少生育。

除了新生的一代推行家庭成员少和分开住外,也对健康的问题有了更好的认识,老年了也就老有所依了。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人的寿命都比二战前和二战后长了许多,主要归因于没有再发生世界大战,有的是局部战争,未大规模的消灭人口。

例如联合国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在2017年时,世界总人口约76亿人,而老年人(65岁以上的)约占7亿人,占总人口的9%。到了2050年(也即是30年后),世界人口将达到98亿人,其中65岁的老年人将超过15亿人,约占总人口的16%。

日本全球老化最严重

在这方面,联合国报告提到韩国和日本面对人口老化及出生率下降的大问题。如果按照地区分化,则欧洲人口老化最为严重,达到人口比例的28%(从2030年开始,其人口将是负增长的);其次是北美洲(包括美国)的23%及亚洲的18%。这是因为医疗科技的进步,让人的寿命已从72.3岁的平均数提高至74.3岁。

根据世界银行的推算,人口老化的问题在日本最为严重,依次是欧洲,排名如下:1.日本27%;2.意大利23%;3.德国21%;4.法国20%;5.英国19%;6.加拿大17%;7.澳洲16%;8.美国15%;9.俄罗斯14%及10.中国11%。

当中国有11%的人口属于65岁以上时,已引发中国的极大关注。因而从去年开始,政府鼓励三胎政策,不再局限于一胎化。

这是因为从1978年的一胎政策到2020年的40年内,中国呈现人口老化反映在两方面:其一是家庭四个老人及两个大人只能专注一个儿童。在六顾一的条件下,新一代的成长也出现了问题。其二是因医疗条件好,中国也已宣布脱贫和走进小康社会;对老年人的照顾也已较前更完善和齐全。疗养院、老人院等设备纷纷成立,让中国人一边看到新生代较快速出现;而另一边则是老有所托,完全摆脱了“路有冻死骨”的悲惨现象。

按照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童玉芬的推论,一个国家的年轻平均数应是排在“中间位”,即一半的人口居于15至65岁;而另一半的人口则已超过65岁。就中国当下的平均年龄是38.8岁,与美国的38岁相比,相差无几,算是4对6的比例,属于正常的。

童玉芬指出,中国不会走西方的老路,它可通过将人口过多的地区移向人口老化的地区和省会。如果依人口数目而言,则中国16-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为8.8亿人,劳动力仍然充沛。对此,中国不接受西方舆论称中国已处于“人口危机”论。但也已提醒中国应对人口政策作出十分的关注和改变。

人口红利变为人才红利

相对而言,俄罗斯的“中国经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安德烈·奥斯特洛夫斯基这样说:近10年来,尽管中国人口老龄化趋势明显,但为应付人口挑战,正从“世界工厂”走向“世界市场”转变的中国已把注意力放在发展科学技术上。

另外一位俄国学者通过一篇《论据与事实》为题的论文指出:随著未来“人口红利”转变为“人才红利”,中国的人口优势有望继续加强。虽然人口出生率低和人口老龄化的加剧是全世界都面临的普遍问题,但中国当下所做的努力是刺激老年人的消费潜力,以增加市场的消费;同时也在研究和推行拖延退休的年龄。

目前,美国人口的年龄在38.4岁至38.7岁之间,其中16岁-59岁的年龄占的人口在1.96亿至1.92亿之间。

在2010年普查时,美国人口的平均年龄为37.2岁,这意味著美国人口平均数在过去10年已增长1.5岁。耶鲁大学经济学博士埃德文·多兰的研究认为,过去推动美国经济增长的其中一个因素是工作年龄的延长。

当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国生育率一直下降,即新生人口减少和老龄化的加快,已严重地影响美国的“人口红利”。到了2050年,美国人口将呈现“欧洲化”,进入人口增长停滞的老年化社会。美国的经济繁荣可能就此终结。如果美国每年增长率将长期不足2%,危机就会出现。因此美国应将移民数目增加到目前的3倍才能克服人力的短缺。

至于马来西亚,人口的老化才刚刚开始,即使到了2030年,老人(65岁以上的)将达到10.3%,也比中国的11%为少,但也不能“顺其自然”。因此提高劳动力(包括走向高科技)及提高退休年龄也是一个不得已的方案。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