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若吒(左)和玛丽其实认识很久了,两人经常会在一些聚会场合上碰面。

从志工到院友,今年75岁的玛丽(Mary Thomas)患有失智症,患病前,她经常会随著教会团队到安老中心、孤儿院给予帮忙。

Advertisement

“我和玛丽其实认识很久了,因为她的媳妇是我妹妹的朋友,我们经常会在一些聚会场合上碰面。”位于巴生的Air Tenang养老院创办人兼管理人萨若吒(Saroja)续说,那时候的玛丽还非常健康,热于公益活动,所以当对方得知自己是经营养老院时,便自荐想前来帮忙。她回忆说道:“在团队里,玛丽是最积极的那一位,包括主动喂老人家进食,甚至带动气氛,带欢乐给老人们。”

萨若吒已经有一段日子没有见到玛丽,没想到再见到玛丽的时候,她患病了,甚至必须入住养老院。“因为她的孩子都需要工作,没办法24小时照顾她。”

从美国回流大马 延续助人使命

萨若吒说,患有失智症的病人往往需要一天24小时被悉心照料,因为病人吃饭、如厕都需要旁人帮忙。“他们会忘记怎样吃饭。”她举例,即便把饭放在他们面前或汤匙也盛满了饭,但病人会忘记把饭放进嘴里的动作。“我们虽然不用帮忙喂食,却需要在旁给予指示,就好像教小孩子吃饭一样。”

照顾老人已经不容易,更何况是照顾失智老人,但萨若吒却乐于其中,因为她把院内的老人都视为是自己的家人、朋友一样。“照顾自己的家人是我的责任。”

今年50馀岁的萨若吒是在11年前从美国回流马来西亚,并和丈夫一起创办这家养老院。“我的丈夫是心理辅导师,早前被委派到美国的非营利组织提供心理辅导工作,而我就是嫁狗随狗。”她分享,在美国时,她也会为弱势群体,包括自闭儿、过动儿等等,提供帮忙。“回国后,我想持续我的使命。”

75岁的玛丽,患病前经常会随著教会团队到安老中心、孤儿院给予帮忙。
75岁的玛丽,患病前经常会随著教会团队到安老中心、孤儿院给予帮忙。

和玛丽的初次见面

第一次见玛丽,她一点儿也不像失智老人,甚至还会主动问候记者“How are you ?”(你好吗?)。不过当记者进一步询问她一些问题时,她就开始答非所问,并且开始自言自语。

记者问说:“你有多少个孩子?”她答:“10个!”不过据悉,她只有2个孩子,一男一女。

再问说,你住在这里快乐吗?她突然抱著坐在身边的萨若吒说道:“我很快乐!因为我和爱我的家人一起住。”从两人的互动仿佛就能看得出她们之间深厚的感情。

萨若吒坦言,照顾老人不难,最难的反而是生离死别。“我之前有一个88岁的老人,住了10年,去年在她98岁的时候离开了。”虽说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但相处了10年,彼此有了非常深厚的感情,老人的离开让萨若吒非常不舍和难过。

Air Tenang养老院创办人兼管理人萨若吒(Saroja)。
Air Tenang养老院创办人兼管理人萨若吒(Saroja)。

尽全力保护老人

萨若吒分享,去年12月全国大水灾时,养老院不幸成为其中一个受害者。“幸好水位不算太深,到脚踝。”她说,为了不让老人们紧张,她选择隐瞒或没有告知大家发生水灾。“因为老人们床架算高,基本上不会碰到水。”

水退后,她、老公和员工漏夜默默进行清理,尽量不惊动老人们。“隔天一早,老人们如常走出庭院吃早餐、做晨运,根本不知道昨晚的事情。”虽然有部分老人看出端儿,但因为事情已经被解决,所以他们不会感到紧张或惊慌。

服侍老人多年,萨若吒说,让她最感动的是“老人举起了一个大拇指”,她说:“因为只有感到快乐和满意,他们才会举起大拇指。”或老人向家人表示:“住在我这里很开心,那就是对我最大的肯定。”因为老人快乐,是她坚持做下去最大的动力和目标。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