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诗巫10日讯)砂州选区划分,虽然存有着解决国阵成员党纷争的韵味,但是,这如意算盘是极难打得响。

Advertisement

以目前增加11席来看,要从中解决由民进党及人联党内分裂出来的人民自强党及联民党,还言之过早,因为目前,在两党的州议员,就已达9人,国阵内的4个成员党,是否会同意把11席中的9席分配给新党,尤其是土保党,他们更要以此来壮大自己。

这次增加的绝大多数是土著区,要以此来解决人联党与联民党的纷争,更是难如登天。

联民党的成立,几乎是冲着人联党而来,所要争取的也是华人选区的政治地盘。

虽然联民党内还有3名土著议员,这些议员或能在新增的选区上阵,如已一划分二的原文莪区,但是,在华人选区没有增多的情况,人联党与联民党如何分配,首长也极费思量,免得顺得哥情失嫂意。

在牌面上看,争取选区,身为国阵成员党的人联党占了优势,但是,联民党对国阵的忠诚,郤也能在州国阵内获得加分,因此,联民党最终也不会全然一无所得。

就任砂州首长后,阿迪南要走更长远的执政路,当然也会招揽国阵忠坚份子,以能在他首次领军的大选中取得更大的胜利,而在这方面,拥有国阵忠坚份子条件的联民党,自然就成了招揽而又不能失去的对象。

虽然没有多余的华人区,阿迪南势会对人联党及联民党进行安抚,以让两党能在各自分配的选区,以国阵的旗帜上阵。

目前,两党的问题症结,是要获得多少的选区出战权,人联党是否会放弃一些选区,又或者联民党要在几个选区上阵,若两者未能有共识,原人联党的选区,也极有可能出现三角战,即人联党以国阵的旗帜上阵,联民党及民联各党以各自的旗帜上阵。

当然,这是阿迪南所不愿看到的,但是,要解决两党的纷争,却不能不经过这程序,才能停息两党的纷争,如在1983年州选时,国民党与分裂出来的达雅党在原属国民党的选区,以各自的党徽竞选。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