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在柔佛选举大胜后,已迫不及待要趁势解散国会、举行全国大选;希盟又再一次经历惨败,几场州选下来,只有民主行动党尚且勉强保住一些议席,公正党几乎全军覆没,诚信党也只有寥寥几席。

Advertisement

新合作的盟友——统民党(MUDA)还不成气候;斗士党虽然有敦马加持,但也不为人民所熟悉,况且行动党与斗士党虽不是敌人,却也不是朋友;而国盟中的土团党和伊党更是与行动党的关系恶劣,被背叛的阴影犹在,只怕短期内都不可能一笑泯恩仇了。

有鉴于此,行动党内部有人提出“单飞”意见,放弃硬性联盟模式,各政党各自经营及守住自家的基本盘,实行“结伴不结盟”的合作模式;但行动党领导层(包括新任秘书长陆兆福)都更倾向继续维持联盟姿态,认为如此才能获得更好成绩。

其实单飞或联盟都各有利弊,这就要视乎于行动党的目标而定。

如果行动党已经放弃再次入驻布城,转而只想当最大反对党,那么他们的确可以选择单飞,暂时放弃开拓新地盘,并将有限的资源用于巩固自己的基本盘。

然而,在资源不足的情况下,再加上常年被妖魔化,行动党无法打进马来乡区也是不可否认的现实。即使如巫统如此的全马第一大党,也依然要维持联盟姿态才能确保绝对的执政权;在马来西亚,至今仍没有任何单一政党得以独霸天下,所以行动党仍希望重新掌政的话,力保希望联盟的稳固性,的确是明智之举。

在野势力分散

要知道多场选举的成绩已经证明:如果在野势力是分散的,肯定也会分散选票(沙巴、砂拉越、马六甲、柔佛的各个州选皆已证明)。如果这些在野力量可以整合起来,并呈现稳固姿态,要对抗巫统其实不是难事。所以要打倒巫统或者所谓的国阵,在野党合作已经是必然。

虽然必须合作,但是在合作之前就一定要先谈好合作内容,甚至是推出共同纲领。若是到了选举来临才匆忙合作的话,最后必然也会因为理念差异过大而再度分开,全国大选即使胜出也可能会重蹈喜来登政变事件,因为理念、利益问题而再度破局。同时也会因此降低选民信心,认为在野党也不过是一群因利而聚,又因利而散之辈,进而继续反风士气低沉,转而放弃投票或是支持回国阵。

而行动党要跟谁合作、谁跟谁肯定不能合作,所有的利弊都必须壁垒分明,让选民可以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出判断,支持任何他们想支持的一方。举例说明:若巫统是A,在野有B、C、D、E、F、G,那选举期间选民会看到的就是A VS BCD VS EFG 三方甚至更多方的群雄混战,如此则选票分散,打倒巫统机会也就等于0。

另外,行动党也需尽早协调各在野党的选区分配,让各党的候选人可以提早针对选区进行服务。毕竟,现在早已不是风起猪飞的时代,若是没有提早耕耘,选民不认识候选人,自然就不会投选,那么一切都是空谈。

评论: 程灵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