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林志翰

Advertisement

国会在3月21日通过了2021年雇用(修订)法案三读,相信很多打工一族特别是年轻一辈雀跃万分,因为这修订案把女性雇员的有薪产假从60天增加到98天,而男性雇员获得有薪陪产假7天。其实经过二读后的国会委员会阶段,政府接受建议从本来一读提呈的90天产假和3天陪产假增至最终的天数。

事实上,这次的雇用法案修订是必要和及时的,除了以上提及最受瞩目的项目,还有更新、扩大和改进不少条款,包括立法禁止解雇孕妇、定义和禁止“强迫劳动”、加强定义雇员雇主的雇用关系、允许职员申请伸缩性工作安排、增加职场歧视调解机制和倡导反性骚扰醒觉、授权人力资源部处理外籍员工雇用申请、设立或调高雇主犯规惩罚等等。这些内容都正增强和保护雇员的劳动权利。

其实,国际劳工组织早在2000年制定了生育保护公约有关有薪产假天数的最低要求,即是14周也就是98天。我国迟到了近22年,但没关系,总算最后还是达到了最低要求。经过法律调整后的98天有薪产假,放眼亚太区国家与周边国家,马来西亚与他们旗鼓相当,算是与国际惯例接轨正常化的阶段。

要比较各国的产假和福利会有些困难,因为有些国家的有薪产假津贴不是薪水的全数额或有某个顶限,或过了一个期限后津贴数额就减少。

比如说,日本的产假一共是14周,可是分为产前6周和产后8周产假,但社会保险仅提供2/3的薪水。而英国则提供39周有薪产假但只给前面6周90%周薪然后依据一个顶限津贴标准给接下来的33周,最后的13周产假是选择性但无薪的。还有一些国家也提供育儿假(parental leave)给双亲,计算津贴的方式不同。我国法律暂时没制定育儿假。

产假长短攸关女性劳动力需求

有人说,产假和福利程度是社会文明发展的表现,这倒未必确实。美国就是其中一个联邦未立法规定有薪产假的一国。我认为现实层面比较能解释产假的长短,这取决于政府或社会普遍上多么重视和依赖女性参与劳动和经济活动。

一般来说,如果一国的生育率下降、人口老化,同时对女性劳动力需求高,那么政府和雇主就会同意提供女性雇员更好的产假福利,愿意留住产后的她们。因为一些雇主知道,人才不容易找,一旦找到就得设法留住。女性加入职场劳动力已是主流趋势,再加上女性教育水平和专业水平逐渐提高,雇主无法不珍惜人才为公司带来效益,更应该保护女性职场权益。

增加有薪产假肯定有其正面意义。纵使多国的生育率下滑趋势有多重原因,但法定有薪产假确实有助于提升一些生育期女性生产的意愿。澳洲2011年规定私人企业落实有薪产假,研究发现这政策提高了受访者生育多一孩儿的意愿达16个百分比。2006年的早期调查则发现假设有薪产假,这对15-24岁年龄群的年轻女性员工最受鼓舞,提高了大约1/3的生产意愿。即使有薪产假不一定能提高一国的生育率,不敢想像若一国没有这个政策,生育率会不会进一步重挫?

这次的女性有薪产假和男性陪产假的天数增加,确实有助于国家社会释放善意讯号支持家庭发展和生育计划。老实说,应该没有太多人真的为了‘贪图’这些产假福利而把孩子带到世上。但政府的最新修法肯定让新建家庭减少财务和心理负担,要知道安排孩子出生和养育孩子长大是人生重大事情,新手爸妈最为紧张和担忧。

纵使有些妈妈肯定还会嫌不足,98天有薪产假肯定比早前法定的60天好太多了。而且,第一次的生产经验如何,通常会影响下一胎生育的欲望和可能。

如今联邦政府在鼓励生育方面的待遇包括减免所得税,一些州政府如槟城有派发生育奖励金。虽然没有很多的现金直接奖励,要知道政府在医疗保健和教育方面的福利也是能减轻养育成本的补贴。因此,只要女性雇员能重返职场保住工作,就能继续供应家庭开销,为养育孩子成长保住最重要的财务基础。

企业应该支付产假

也有人说,企业不应承担全部的有薪产假成本,他们无法负担再给“缺席者”多一个月薪水,因此要政府或社会保险机构分担。我不赞成这个说法。企业给雇员的薪金补贴其实仅占总生产值的36%而已,我国是本区域其中一个薪金比率最低的国家,说明平时我们的薪水已被压低。

我国的生育率已逐年走低了,目前平均每位生育期女性仅生产1.98个孩子,已少过两个了,女性生产也并非如企业想像中那么频密发生。如果说企业不能在几年期间支持女性雇员这一生的两次98天产假,实在说不过去。那么万一有雇员不幸生大病,公司态度会是怎样?至于自雇或自由业工作者,政府应通过其他途径提供产假福利,让他们也能获益。

为了不让私人企业在招聘和雇用方面出现性别选择偏颇,那么国家也应提高男性雇员的陪产假天数。如此一来养育孩子是双方父母的责任,就不能怪女性生产拿产假,因为那孩子也需要爸爸照顾!

女性权益抬头,更注重男女平等已是一个趋势和现实,女性雇员选择不哑忍而另谋高就是一个更明智的做法和选择。因此,一个歧视女性的职场和公司文化,会让该企业长期吃亏占劣势。企业若想得更长远一点,家庭和谐稳定和生育率提高,有助于培养未来的劳动力和人才。企业和政府不能只看短期利益而牺牲了未来的劳动力和经济基础。

我个人相信男女平等,意味著责任也要平等。除了哺乳之外,我也要能做所有太太能做的事。新加坡允许两周的有薪陪产假,还可增至4周与太太共享产假。除了要求增加男性有薪陪产假天数,我希望政府未来能像国外提供父母伸缩性共享的育儿假,或可承担一部分的津贴。即使是无薪的育儿假也是一个不时之需,比如说孩子生病要待在家里的时候。

我相信,让男性拿更多的育儿假有助于正常化两性平等育儿的现象。如此一来就能慢慢调整社会看待女性的家庭角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