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2012年,梁振英当选第四任特首,他面对了更大的政治风暴。如在2014年9月26日至12月15日爆发的争取真普选的公民抗命运动,也被称为“雨伞运动”(因参加游行者多撑黄色雨伞),前后79天左右。

Advertisement

参加游行和占中活动的人数被推算有120万人,他们争取行政长官的选举由公民提名,也废除立法会议员按功能组别来投票,但中国不允应自由选举。

在2015年发生的铜锣湾事件也给梁振英带来难堪。事缘在2015年10月至12月期间,香港“铜锣湾书店”有5人陆续失踪,计为桂民海、吕波、张志平、李波及林荣基。后来查知都身处中国受到控制。

他们的书店一般出版和经营大陆高官的桃色新闻,真真假假,也无法鉴定。吊诡的是,回归后还得以在香港公开售卖这类八卦杂志,也是极不寻常的。因此有关事件被扩大,也是在常理之中。只是一旦有人越过法律允许,到香港抓人,也就是大件事了。

梁振英因无法解释这类事件的发生,只得承担责任宣布不再寻求蝉联特首(2016年)。

梁振英的退休引来了一位女特首,就是林郑月娥。同样的,她是政务司司长出身,带有浓厚的官僚心态。

在2019年时,她急于求成,而在任内提出了“罪犯引渡条例”。事缘在2018年时,港人陈同佳与女友潘晓颖赴台旅游,因发生口角而争执。陈在杀害潘后弃尸逃回香港。

虽然香港与20个国家及地区签有“逃犯移交”协议,但不包含中国、澳门和台湾。因此香港无法将陈同佳送台法办。在寻求弥补下,香港政府提出了“逃犯条例”。

小题:新冠肺炎冲击

在2019年6月9日,香港爆发了移交主权后最大规模的示威,有超过百万群众上街反对政府修订“逃犯条例”,主要是针对将港人移送中国内地受审。

经此轩然大波,香港政府不得不宣布撤消“逃犯条例”,但也因示威运动导致1453人被捕,200人被控上法庭。在当时,身为保安局局长的李家超也是负责将修改条例收回的。后来李也升任政务司长。

在2020年时,也是林郑月娥处在当政的升空期,又不幸在2020年爆发了新冠肺炎的袭击,弄得人心惶惶。

原本香港对疫情的控制十分不错,病例也逐渐减少。未想在2022年初时,竟然日患逾万例,而死亡人数也升至近千人。这个“奥密卡绒”变种病毒的无常和无法被控制,也搞到中国忙里忙外。

正是这个时候,中央安排另一位人选亮相了,他就是已卸任政务司司长的李家超,曾担任警务处长(总警长)及保安局长。

身为警界人物,有人形容“武官”治港时代开始了。在获准辞卸政务司司长后,李家超宣布将参加5月8日投选的特首,且已成立强大的竞选阵容,一般预料这位警界一哥将会以较坚定的手段来处理各项挑战,但他也要了解到港人对中共有隔离感,若手段过于强硬,可能产生两种结果,其一是港人虽不再抗议这抗议那,但心里还是不悦的;其二是李家超在中央与港人之间找不到平衡点,无法让“一国两制”有效操作。

无论如何,新特首也是凡人出身,也没有三头六臂,港人也不能有过多的期望。除非李家超是神仙降世,不然他的政运也只能在港人和中央之间来回徘徊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