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兴亚难民营的逃跑记,像是照妖镜,将所有人的内心话都翻了出来。 

Advertisement

究竟是逃犯、扣留犯或难民在逃跑?是越狱还是逃逸?这些人究竟是有犯罪案底,非法偷渡,或是有其他理由? 

这些人逃脱的理由为何?是有机可乘蓄意逃脱,还是难民营里拥有不人道的对待,没有充足食物与医疗设施提供,才让这些人忍无可忍逃离,只为了争取生存的最后一线希望? 

若人数只有区区数个,就证明可能只是一时的管理不慎,但逃逸人数高达数百人,当中还包括许多妇女小孩。这些族群往往都不会趋向高风险的选择,惟连这群人都愿意冒险出走,是否代表难民营里的问题已不仅是“管理不当”,而是有意要放他们走,最终要砌出另一个罪名? 

为何扣留营负责单位无法第一时间掌控局势?是因为里头都是新冠确诊肺炎患者,才刻意疏于管理?那当时收留的动机为何,为何没有任何紧急措施或备案?各方为何也无法及时支援? 

还有,听说里头有些罗兴亚人拥有联合国发出的难民证或合法信函,不过为何最终还是遭到扣留,无法离开?而这群离开的人究竟还能去哪里,会否最终流落街头,甚至好像这次有人不幸遭到撞死? 

究竟大马还拥有多少难民?大马是否还有能力收留这些难民? 

有太多问题,无论从人道主义出发,或是从国家宏观管理政策下手,都似乎没有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算了。这件事好像离我很远,跟我应该一点关系也没有。”有很多人如此认为。 

真的是这样吗? 

社会成本

别忘记,这件事还是赔上了其他社会成本。就好像6名逃逸者不幸遭到撞死,可想而知逃离的过程究竟有多狼狈茫然,才会在高速大道上遭到横祸。对比沈可婷案件近期带来的各种公路权使用探讨界限与高度认知,这种逃逸意外的责任追究,实际上也是个令人摇头的案例。 

另外,一些媒体使用耸动的字眼来报导此事,无形中加深集体恐惧氛围,导致原本正常运作的社会机制受到约束,并且还需要派遣更多人力善后,这些都是精神或体力无法计算的成本,并且加深一些人对难民的偏见,对政府之前收留难民的政策更反感。 

究竟该不该收留难民,之前各单位都已经讨论许多,这里就不赘述。只不过,既然已经决定要收留难民,无论站在哪种立场,就必须要做好“完全接住”的决心,即懂得把难民安置好,也要规划他们的后路,才能让人民相信政府的决定拥有明智的个中理由。 

总不能碍于宗教或人道立场,口头上轻松答应,实际上不把难民当一回事,将他们随意关起来就了事。这种放任不管的掩耳盗铃态度,实际上就是场“伪拯救”,与其他国家见死不救没什么差别。 

有些事要量力而为,有些救援也要择时而行。这场逃难记揭开政府疏于管理的真相,并不令人意外。更重要的是,接下来要如何处置难民,为他们找一条生路外,还要如何疏导国民情绪,有效传递各种执行动机,而不会一直质疑政府各种摸不著头脑的政策,这才是解决关键。 

否则,“为什么”一直盘旋在国民脑袋而无法解决,伴随而来的就只有无限升级的愤怒与失望。

评论: 郭朝河(超斜杠青年,乐观豁达,臣服天命,悠游穿梭在时评、影评、乐评、旅游等的世界,用卑微的心经历人生。著有《在生活,藏一座雪山》。)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