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政治人物出现在媒体镜头,侃侃而谈自己的政治理想和抱负时,他必须思考要如何才能争取选民的支持和认同。

Advertisement

若按照传统的方式,就是透过传统的媒体,或亲自会见选民,展示出自己的亲和力,确保自己的讯息可以传达到给广大的选民。

然而,在社交媒体崛起的时代,往往网络上的话题,可以很迅速的抓住网民的眼球,并且成为时下最流行的话题,这也直接改变了国内政治生态。

许多政治人物也看准这个趋势,不再是被动的受访者,而是主动的新闻制造机。只要巧手包装“人设”来提高自己的声势,就能在网络掀起一股新风潮。

再加上传统媒体也改变了以往的作业方式,从主动采访新闻,变成了每天守著面子书、IG和推特等新闻发生,如今政治人物只要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谈话,就能够轻松在网络上制造舆论,甚至是引领舆论风向。

当传统选举方式陆续失效,寻求曝光与支持度的政治人物就会自然得转战网路,甚至成为网红。与其说这是一种流行,不如说是必然的趋势。

在马来西亚,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第一政治网红”前首相纳吉。在第14届全国大选败选后,纳吉就是巧妙的运用社交媒体来打造“bossku”(我的老板)的形象,树立起接地气和亲民的形象成功翻身。

纳吉巧妙的运用社媒打造“bossku”(我的老板)形象,树立起接地气和亲民的形象成功翻身。
纳吉巧妙的运用社媒打造“bossku”(我的老板)形象,树立起接地气和亲民的形象成功翻身。

疫情助长社媒影响力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的当下,社交媒体对政党或政治人物而言就显得更加重要。特别是刚过去的马六甲州选举和柔佛州选举,卫生部设下了许多防疫限制,传统的竞选活动受到了影响,许多政党和政治人物也只能另辟战场,通过社交媒体来争取曝光率和选民的支持。

然而,经营社交媒体并非易事,背后需要投入一定的资金,打造属于自己的团队,掌握运用社媒的技巧,才能够吸引到粉丝、按赞及分享。

《东方日报》特别访问了甫经历了马六甲州选的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以及柔佛州选的永平州议员林添顺。

林添顺目前开设了面子书专页、IG及TikTok账户。其中,林添顺的面子书粉丝追踪人数最多,达到4万9000人,IG则有1569粉丝,至于TikTok则是才开始使用不久,粉丝人数不多。

郭子毅同样是面子书专页最多粉丝追踪,近3万人。至于IG有4375人、TikTok376人及推特2269人。

比较两人的经营社交媒体手法,林添顺的面子书专页比较突出其亲民及平易近人的形象,而郭子毅则更注重于掌握时事议题。

若打开林添顺的面子书,就会发现林添顺都是以“阿顺”或Ah Soon自居,打造出平易近人及亲民的形象,也更容易与普罗大众连接。这样的营运策略让林添顺赢得了不少支持者,更在柔佛州选中成功拿下永平州议席。

不过,林添顺表示,他都是自己亲自在经营和管理社交媒体。而为了经营社交媒体,会向年轻朋友请教朋友如何操作,包括如何加背景音乐、拍摄Story等。

林添顺都是亲自管理社交媒体,不假手于人。
林添顺都是亲自管理社交媒体,不假手于人。

他笑言:“我在面子书比较活跃,这可能跟我的年龄层有关。IG和TikTok就没有那么活跃,因为还不习惯这些社交媒体的生态和模式。”

“目前,我在在面子书上的贴文主要会张贴资讯、信息类的内容,如州政府的一些政策宣布等,可以惠及华社的资讯,整理成华文的内容上传到社交媒体。”

偶尔,林添顺也会在面子书上分享生活化的故事,例如将与老婆的互动,也会带到身为政治人物的一些日常,这部分也相当受到粉丝的欢迎。

掌握议题带动舆论

郭子毅在面子书方面则主要是讲述政策或传达讯息,偶尔也会针对一些时事议题发表意见。

他说:“在社交媒体靠图文与选民互动或传达信息,字数方面会尽量采用精简方式呈现,容易让网民阅读也能够了解。

与林添顺不同,郭子毅说,本身目前有聘请一名文宣人员负责管理社交媒体,因为经营社交媒体耗时,加上目前趋势有所不同,需要投入的时间与人力,比以前来得多。

郭子毅(右)与负责管理其社交媒体的冯靖评讨论社媒文案内容,以及检查摄影器材。
郭子毅(右)与负责管理其社交媒体的冯靖评讨论社媒文案内容,以及检查摄影器材。

他以2018年全国大选和2021年的马六甲州选经验为例,2018年他只需要数名竞选团员协助拍照和做平面设计;可是来到2021年,即便有12名义务协助文宣工作的团队,包括摄影、拍普通和短视频的队员,每天工作至凌晨三四点,人力还是不足,难以达到满意的成效。

询及经营社交媒体的开销,林添顺坦诚在州选期间有投入“一些资金”在社交媒体投放广告,至于平常则没有。林添顺并没有透露确切的数额。

而郭子毅则说,管理社交媒体的开销可从数百至上万令吉。他在马六甲州选期间,就投入约5000令吉在社交媒体的广告费用上。

他说:“如今面子书打广告的条规较为严格,因此不少议员,包括他本身都开始使用通讯应用程式WhatsApp的广播(Broadcast)功能,把消息传达予选民。”

社交媒体的崛起,虽然让政治人物多了与选民互动的一个平台,然而政治人物“网红化”也引起了不少争议。林添顺及郭子毅皆认同,政治人物必须更负责任的使用社交媒体平台。

林添顺说:“时代的演变所趋,政治人物也是公众人物,因此需以这样的方式与人民互动或传达讯息,即使是澄清等文告,也是第一时间上传到社交媒体,我相信人民也习惯这点。但是经营自媒体,必须是传播好事、好的文章,让社交媒体充满正能量,有责任传达正面和正确的讯息。”

郭子毅则说,他相信大部分政治工作者,包括他本身,都期望靠社交媒体成为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但他的原则是不违背道德操守,在发表意见,或上传任何贴文前会较为谨慎。

“只是一些政治工作者将社交媒体当成竞选武器,滥用这个平台来传达一些具有误导性的言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