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疫情期间和目前的各领域开放,自然是疫情期间送餐服务的生意额较为可观,甚至是堪称为爬上一座高峰。

Advertisement

受访者邓祥年目前是一名全职的送餐员,其于2021年2月时加入。在此之前,邓祥年是一名电召车司机,收入也算稳定。但却因为在2020年杪,当时我国的冠病疫情肆虐,病毒蔓延甚至不受控制,而当时作为电召车司机的他也因为不幸载到一名确诊者,自己被隔离在实米拉摇隔离中心长达14天。

经过14天的强制隔离期让他觉悟很多,当时就想着,如果经常载到确诊者,即使自己幸运没有染疫,但一次又一次被安排隔离真是没完没了,于是自己下定决心改行,并且投身于送餐服务。

比较“行管令”和“放宽工作领域”两个阶段,他表示,行管令的送餐服务平台很吃香﹗

由于行管令实施期间亦未开放堂食,要求外送服务的客户自然与日俱增,也迎合市场的需求,当时的送餐服务平台不仅生意好,收入也可观,相信是近5年来的最辉煌时段。之后,随着经济复苏计划和放宽政策的陆续面世,尽管还有防疫SOP和人身距离,但人人都可以走出家门口,到邻近的餐饮店堂食,导致外送餐点的需求量下跌,这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相比疫情期间包括行管令至现在的放宽制度,疫情期间的送餐服务肯定是一座高峰。目前是斋戒月,也是外卖的淡季,因为很多马来同胞经营的饮食店早上没有营业。”

他透露,一直以来,马来同胞对送餐服务的需求量是极高的,可想而知,因为守斋戒,他们不会在白天寻求送餐服务,送餐员唯有做其他族群的生意,生意额也相对下跌。

虽是如此,以客观角度来看,他相信“多劳多得”。

送餐员的收入不外乎两大点,即﹕(一)工作时间长、(二)等级保持在高位。

因为工作时间长,订单自然拿得多。若以每单6令吉的载费计之,如果每小时顺利接下4个订单,并且每天持续工作10个小时。以此计算,每天的收入是240令吉,一个月就有高达7200令吉。以上仅能作为例子,因为除了午餐和晚餐比较多人使用送餐服务平台,其余时段是较少人用餐的。

至于送餐员的等级,唯有等级保持在高位,每单的载费量高。这里必须强调一点,由于每个送餐服务平台的载费(收入)不同,有些平台是讲求服务态度和素质,并达致等级处于高位。

送餐服务平台创建送餐员服务系统,是为了确保对每一送餐员的优质服务和素质表示公平认可,亦表示,送餐员的工作表现,将取决于个人的工作日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