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可负担房屋能够解决当今大马的房屋问题,还是制造未来10年后潜在炸弹?这到底能够帮助中产阶级还是拉垮中产阶级?

Advertisement

分析此问题我们必须从两方面分析。第一,可负担房屋给予的舒适性。舒适性给予居民,安全感,安宁,从而提高生活素质,增加个人竞争力, 提高向上社会流动。第二,可负担房屋的长远价值性。价值性则是偏向产业保值,房屋会随著时间而升值,抵销通货膨胀,融资套现,累计财富,保障生活。创出舒适性和价值性的先决条件在于房屋的开发,销售和筛选。但是可负担房屋却面临严重的开发,销售和筛选乱象。

第一,在开发上主要面临建筑质量和环境问题。虽然官方和发展商强调建筑过程采用建筑品质评估准则“Qlassic”,可是屋主对可负担房屋品质的控诉却不绝于耳。当中包含了房子不同程度破损,工程搁置和延交的问题导致屋主们面临不必要的亏损。

在环境方面,可负担房屋保证了房屋舒适的空间,即850平方尺至1000平方尺,可是在其他的部分的建设如社区环境和基本设施,却未能让目标市场的潜在客户满意。这个问题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误解中产阶级生活风格和错误定位房屋真实情况。

第二,销售问题在于滞销。滞销问题源于了中产阶层对于可负担房屋居住和长远价值的信心和认可。开发上的问题也直接和间接摧毁了中产阶层对于可负担房屋的信心,这也是开发不慎的使然。另外因为滞销的问题,官方在优惠上在给予更多的折扣让情况陷入恶性循环。在大马的房产估价,我们普遍采用比较原则(Comparison Method)所以当后者买的比前者便宜,会导致前者面临亏损。

第三,筛选不慎,没有真正惠及需要的人。一,部分买家保持投资心态。他们买了后,却选择在另外产业居住。等待时机出售,出租从中赚一笔。第二,诱发社区结构平衡问题。居民组成结构没有真正落实恰当的社区混合比例。

大输家

一个好的可负担房屋计划必须具备照顾每个弱势家庭,如分配于单亲家庭,残缺人士,也需按职业和种族比率来分配,而不是一味沿袭种族固打分配原则。房屋是直接影响和决定我们的生活素质,所以筛选和分配更需要灵活制度。一个好的可负担房屋除了要有齐全硬体设施,更需要著重塑造住宅社会环境。太过单一社群的住宅分化,往往会制造更多的财富不平等和住房阶级化。

简而言之,可负担房屋计划重要性是受到各界肯定和认同。在宏观上,可负担房屋计划确保社会结构平衡,防止社会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在微观上,它帮助城市中产阶层减轻置家负担,保障生活水准。可负担房屋计划理应是值得鼓励和期待的好政策。可是如果我们继续忽略和纵容可负担房屋的乱象发生,那我们将面临更巨大的问题。

最坏的结果是居住在里面的原中产居民生活素质下降,迫使他们离开。单位的真空会被其他外来群体(如外劳和边缘群体)填补 ,把原本的可负担房屋演化成贫穷集中的贫民区和黑区。其他中产阶层继续负担不了昂贵的房产,在未来变得更脆弱和退居成低收入社群。社会中的利益相关者(屋主,中产阶层,国家,政府)都会是这个“乱象”的大输家。

评论: 林捷维 (研究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