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都鲁4日讯)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MySejahtera 早已失去最初追踪的目的,扫描仅是曝露出更多个人资料。

Advertisement

他继称,即使在初期疫情行管令期间,该应用程式也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更甭论能在确诊病例高企时有能力追逐病源。

他说,原本希望可以追逐病源,也不断呼吁政府追溯的重要性,但政府自己似乎选择了放弃。耗资国人纳税钱,数千万令吉的开发及管理费用,最终也主要是储存疫苗接种资料,因此卫生部应该连同之前所有MySejahtera罚单都一并一律取消。

周长佑接受《诗华日报》访问时称,虽然卫生部有意使用MySejahtera为国人健康的平台,然而健康app在手机里已经很多种而且功能甚多,甚至手表也都有其健康功能。

“MySejahtera若再使用,耗资不菲, 功能及更新费用也肯定持续下去,这些人民的纳税钱应该花在更有意义的事上。”

他指出,我国政府关心人民健康,应该回到平面的宣导,手机虽然方便但未必实用 。政府每一项政策的目的需要明确,否则毫无意义。

同样砂拉越所使用的qmunity追逐也是如此,这些手机运用程序都是昂贵的费用,然而政府却从未善用 ,后期更是不了了之。砂政府更是从未交代该防疫程序Qmunity的开销及数据问题,也无法被问责。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