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电召车司机周雄伟于2018年加入的,当时也听闻身边的朋友说“好赚”,在好奇心爆棚之下,选择了尝试。

Advertisement

由于加入的年份恰好是民都鲁电召车服务的颠峰期,他个人是觉得,比起疫情期间和疫情后,其实疫情前,亦是他刚加入的那年最好赚,一年收入(未扣除所有开销)约有10万令吉。

疫情期间僧多粥少

在刚成为电召车司机时,无须购买保险和持有载客服务执照(PSV)和电召车准证(EVP)等,只要有一辆车作为工作上的交通工具便可。而且当时电召车公司也提供极好的津贴,只要达到目标,每个月还能增加补贴,这对全职的司机来说,拼一拼就可得奖金,试试无妨。

当一个行业正在风行时,一定有人尾随。因此,就算是疫情期间全国实施行管令,因为僧多粥少因素,收入也不及电召车崛起时。

增送餐服务赚外快

周雄伟在行管令期间也有开车,当无人召车时,他就启用电召车服务平台开放让司机伙伴增加送餐服务,以赚取额外收入。也因为行管令时很多人都不能外出,与其塞在车龙里对收入毫无帮助,他就顺便做送餐服务,而且送餐的订单比召车多。

对于“电召车赚很多”,他表示不苟同,主要还是看人们对电召车的需求。

民都鲁是重工业集中地,很多是外地来民工作,不一定有交通工作,唯有依靠电召车成为代步工具,以他的经验,在美里的召车订单不会比民都鲁多。

若每天的车费都可达300令吉,一个月就有9000令吉的可观收入,再扣除一般开销如油费、汽车保养费及其他,5000令吉月收入不是梦。但这前提是,电召车司机每天必须很努力。

“其实要维持每天300令吉的收入很难,如果是平均在200令吉还可以。还是一句话,你有多拼多努力,你就会得到多少收入。”

1令吉巴士影响载客量

但在后来,1令吉市区巴士在各城镇崛起,的确有影响到电召车司机的载客量,一般上从双溪柏兰到市区收费超过15令吉,往返至少30令吉,但乘客如今只需2令吉,就能解决车资问题。虽然1令吉市区巴士每小时才一次车程,但乘客宁可等也要了省钱。

还有一点则是,凡在吉隆坡国际机场、吉隆坡廉价航空机场,包括古晋和诗巫都是供电召车排号系统,电召车司机抵达飞机场后,可在待客区域取得排号,若有订单就会根据排号分配,但这系统在民都鲁是暂时没有的,而是由系统随机分配。

盼机场实施排号接单

要赚取高收入其实也是有技巧的,比如说,经验丰富的电召车司机知晓哪一区域比较多人召车、哪一区域召车往机场的机率较高,在没有订单时,就会在哪些指定区域等单。

自从国内开放航空服务,民机场外至少有40辆电召车(不包括德士)等待乘客,因此司机们希望省内有一天也可以实施排号接单系统,让他们无须浪费时间去等待。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