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的社会地位崇高、受人尊重,更是一份令人称羡慕的工作。许多电视剧也以医生的职业生涯为题材,展现医生专业、无私的奉献精神,使许多人从小就立志长大后成为一名医生。问题是,许多学生在踏入医学系之前并不清楚从医之路的艰辛,以致有者因在实习期间无法承受压力,或在了解自己并不适合从医后毅然辞职。

Advertisement

医生的职责是拯救生命,所以必须接受严格的训练,否则疏忽的话会铸成大错。若一名实习医生无法适应医生的职业生涯,那选择放弃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但若因霸凌而放弃从医或走上绝路,那就不是实习医生的个人问题了,而是整个医疗系统出错,当局务必严正以待。

严格训练职场菜鸟并无不妥,但严格并不等同于霸凌。正式医生的严格要求能够加强实习医生的医术,但过分的严格可能形成霸凌,包括超长工时、言语羞辱、刻意刁难等。

医疗体系不同于其他领域,实习医生无法像其他员工般若对公司不满,或无法忍受主管的霸凌行径就辞职不干,因为没有完成实习就无法成为正式医生,这意味多年的寒窗苦读都将付诸流水。因此,许多实习医生被迫哑忍主管的欺凌,若反击可能会承受更多伤害。

据报导,其中一名前实习医生透露,他在槟城中央医院实习时,正式医生曾叫他从最高楼跳下,于是他反驳说不会轻易结束生命,结果在有关部门的实习延长了2个月。

医生变成了病人

在4月17日发生槟城中央医院实习医生坠楼身亡事件后,陆续有许多实习医生和医生站出来述说自己被霸凌的经历。其中一名前实习医生表示,他曾长时间面对更高级医生的恶言相对及刻意刁难,但作出投诉也不了了之,因此二度寻死。此外,也有实习医生在身心疲惫的情况下变成了病人,必须寻求心理和精神方面的帮助。

合约医生罢工组织发言人莫哈末亚欣说,政府医院实习医生遭欺凌事件屡见不鲜,在接受调查的150名实习医生当中,有60%的实习医生因被欺凌而感到沮丧。他不排除这导致实习医生有失控行为,如伤害自己、自寻短见。

槟城中央医院在2年内就发生2宗实习医生的死亡案件,虽然尚无法断定死因是否与霸凌有关,但既然已引发实习医生普遍受到欺凌和侮辱的议题,卫生部成立的独立特工队就必须进行透明与公正的调查工作,并拟定策略预防悲剧发生。

职场霸凌将影响员工的心理与工作素质,而医院是一个照顾病人健康的场所,身心俱疲的医生如何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令人担心的是,受霸凌者可能将内心的愤恨宣泄在病人及同僚身上,继而形成恶性循环,这可不是我们乐见的结果。

评论: 郭碧融(七字辈,毕业自槟城理科大学传播系,现为私人学院讲师,业余为文字工作者。)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