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0日讯)“已经37年了,一切都没有改变。”

Advertisement

沙巴著名Permai综合诊所集团创办人詹姆斯在《CodeBlue》分享他在担任实习医生时被职场霸凌的经历,并直言医疗机构职场霸凌由来已久。

他说,他在1985年至1986年曾在柔佛新山苏丹娜阿米娜医院实习,当时有一名G医生经常职场霸凌实习医生。

他直指G医生不仅经常口头辱骂实习医生,还会对实习医生拳打脚踢、扔病历以及尖叫责骂。

“这都是他常有的动作,且都在病人和护士视野中发生。对我们来说,那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时期。”

他分享道,每一个部门的实习医生都要从早上6时30分开始值班,至少要到晚上11时左右才能休息,工作时长长达每天16个小时,且只有很短的时间吃午餐和晚餐。

“如果实习医生当天要待命(on call),他必须从早上6时30分工作至第二天早上6时30分,并要在第2天早上8时开始上班至晚上11时,换言之他需要连续工作40个小时。”

他直言,实习医生每2周只能放假1天。“这对实习医生来说已经是个慷慨的休假了。”

他说,面对著艰苦的工作,大多数的实习医生都会正面看待此事,将之当作一个学习过程。

“令我感到难过的是,37年后,一切都没有改变。在21世纪的马来西亚医疗保健领域中,实习医生仍然承受著难以想像和难以接受的超长工作时间。”

他指出,一些难以被接受的“工作规范”,例如滥权,至今仍不少见。

他也强调,不是所有正式医生(MO)和专家都像G医生那样,反之有更多的医务人员非常友善,尤其他们了解这是实习医生的培训期,以及需要工作很长时间。

他希望并祈祷有关当局重视近来发生的实习医生死亡和无法接受的事件,而不仅仅是学术活动。

根据《CodeBlue》报导,詹姆斯是一名有爱心的医生,其创办的Permai综合诊所集团在沙巴各地拥有27家诊所,他本人也已经执业32年。

基于他在实习期间的痛苦经历,他是坚决反对实习医生职场霸凌的倡导者之一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