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晋14日讯)肯雅兰全民党主席温利山证实,几天前,一位高级警官来到其律师事务所,向他录取口供。

Advertisement

他今日发文告时表示,该名警官是询问他有关11名原告就马来西亚的成立向法庭提起诉讼的原因。他们被指在寻求其他救济、宣称马来西亚被指是一个欺诈及应该被解散。

他说,该11名不同种族的原告都来自砂拉越各地的各行各业。本身向该警官提供了超过60页的陈词,而对方也花了两天时间录取他的陈词。

他猜想,对方可能会在他的上司的指示下,就此事再次来到其办公室。

“我可以拒绝提供陈词,因为当中有针对我的刑事指控。作为犯罪嫌疑人,我有权利根据法律保持沉默。我告诉这名警官,对我的调查是恶意的,是滥用警察权力的行为。”

不过,他表示,这也给了他一个机会,就马来西亚联邦如何在1963年9月16日成立的许多问题发言。

“许多活动家、学者和律师看到了欺诈、骚扰、非法拘留和逮捕那些反对组建马来西亚的人是非法的。那些反对者被标签为‘共产主义者’。这在法律上是不正确的,因为公民有言论和表达自由的权利。”

温利山表示,许多人害怕被逮捕,被迫离开家,躲在丛林里,有些人拿起武器来抵抗逮捕和保护自己。在给警官做笔录时,他也向对方展示了本身对所有这些的研究。

“在我的陈述中,我也谈到了葛博特委员会报告和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该协议于1963年9月16日签署,将北婆罗洲(现在的沙巴)、砂拉越和新加坡交给马来亚联邦,以扩大马来亚联邦的领土。”

他个人认为,葛博特委员会被用作“幌子”(front)或“掩护”(cover),使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63)的制定合法化。然后,英国人利用MA63来克服英国政府在联合国C24委员会中可能面临的复杂问题。

他指出,根据联合国大会1514的决议,北婆罗洲和砂拉越作为英国的殖民地,需要由英国进行非殖民化。直到今天,联合王国仍负有使沙巴和砂拉越非殖民化的义务。

“在我的发言中,我也谈到了联邦政府被指对沙巴和砂拉越的歧视。我还提出了马来西亚成立后,沙巴和砂拉越被指失去了他们的海水、海洋财富、石油和天然气资源。 ”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