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来届大选越来越接近,朝野政党无不投入选举部署,尤其党选竞争激烈的公正党,“大帐篷”概念的争辩,演变为赛夫丁和拉菲兹两派的攻防话题,而诸如讨论因涉及政党之间的竞合,因此,近期不时出现希盟盟党“纠正”蓝眼领袖发言内容的情形。

Advertisement

最明显的莫过于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沙希盟执政要“再等十年”的言论,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旋即回应,希盟的目标不是“再等十年”而是要赢得大选,然后,烈火莫熄公主努鲁因“再等十年”的言论而公开道歉,但是,从努鲁和陆兆福的“认知落差”中,隐约凸显出希盟内部存在的焦虑情绪。

无论如何,不管是努鲁依沙或陆兆福,他们的言论都没有对错方,只是两人对政治现实的看法稍有不同而已。就近期几场州选的表现,希盟流失的选票日益加剧,的确很难在来临的任何选举中再掀风浪,加上,希盟执政22个月整体表现不如预期,2020年喜来登行动后的紊乱政局,以及疫情和经济的起伏不定,造成民众的政治态度产生重大变化。而18岁投票新制开跑,触发选民人口翻倍激增的浪潮,这些发展为未来的政治格局带来很多不确定性。

因为选票流失、多党竞争和民情转向不定的情形之下,希盟要延续308大选以后的势头谈何容易?因此,努鲁只是透过感叹,向大众阐明事实而已。

陆兆福的回应也无不妥,所谓“输人不输阵”,即便身处劣势,贵为领导者也不应该表露出向现实低头的一面,应该向公众展示其创造愿景的能耐。如果没有强势的领袖带领,政党机器不可能达到充分的动员,基层对领导失去信心,支持者不是不出门投票,就是含泪投下手中一票。所以,陆兆福的姿态其实是挽留希盟形象,巩固党员士气,说服支持者继续力挺希盟和行动党,避免话语在野阵营的权转移到其他政治势力手中。

然而,如以政党作为观察单位,行动党和公正党有这般分歧乃是意料中事。一般认为,行动党提名的国州议席都素有赢面比较高,或“比较好打”的非马来选区,特别是华裔选民居多的选区,在2008年大选以来“风雨无阻”地支持行动党。公正党则将大部分战力聚焦在攻打混合区,而混合选区曾是国阵夺取国会三分之二优势的关键所在,于是具备一定耕耘基础的优势。由于混合选区生活形态的多样性,各族群的投票倾向较“现实”,所谓现实是因为选民看政党的耕耘表现做抉择。故此,朝野政党在混合区的得票波动程度,比起单一族群占多数的选区来得更大。

倘若第十五届大选真的在今年内开打,公正党有“再等十年”的保守想法并无不妥,至于如此雄心壮志的行动党,亦仅仅是阐述基本立场而已。不管如何,一个缺乏进取心的政党自然不会有坚定的理念和原则,也不会有给力的党员,倒是滋养投机取巧的风气,而选民更加不会把五年一次的筹码押在没有希望的候选人。

评论: 冯振豪(生于霹雳怡保,毕业自怡保深斋中学,台湾国立嘉义大学应用历史系学士,曾于怡保培南独中任职员,自由撰稿人,热衷研究国内外历史、文化、政治、社会,目前于东吴大学政治所进修硕士。)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