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年前全球爆发疫情,到近期出现病因不明的严重急性儿童肝炎和猴痘病例,人类似乎突然间受到一系列前所未闻的疾病影响。专家说,控制传染病是集体责任。

Advertisement

巴西公共卫生专家葛梅斯(Bernardo Gomes)表示,生活在一个日益全球化的世界,在冠病大流行之前,全球海运和空运使用量达到顶峰,人流和货物运输越来越迅速便捷,导致微生物菌的流动性更大,例如在中国出现的病毒,可能在几小时内就到达世界的另一端。

还有气候、环境变化和入侵生态系统等,也可能引起疾病模式和传播媒介的变化。例如人类和其他物种,尤其是蝙蝠和其他野生动物共生,增加接触许多过去未接触过的病毒和病毒在物种间跳跃(病毒从一个物种传给另一个物种)的机会。

葛梅斯说,每年都会出现几十次病毒在物种间跳跃的活动,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病毒不会在其他物种身上停留太久,也不会造成问题;一旦发生病毒长期存在现象,就可能导致像冠病大流行。

葡萄牙全国公共卫生医师协会主席波杰斯(Gustavo Tato Borges)表示,人类寿命更长,也意味着有机会看到身体衰老和见证更多疾病出现;加上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更加提高患病机率。

目前还不清楚新冠病毒如何干扰人类的免疫力,以及它是否可能使人类更容易感染其他疾病,只知道这种病毒对免疫系统有破坏性影响。

葛梅斯指出,与几十年前相比,人类社会确实更容易接触到传播速度更快的微生物菌,并且由于环境、行为或其他变化可能发展出的疾病。但随着科学研究突飞猛进,人类也拥有更强大的检测和诊断能力,以及更多的知识来应对疾病。

波杰斯认为,除了拥有更多知识外,人类也比以前更用心。例如猴痘早已存在,但西方国家一直没有在意,认为它仅限于非洲地区;但现在已入侵20多国,获得更大的媒体关注度,尤其是通过社群网路创造持续的威胁感。

虽然如此,两位专家都表示没有理由陷入恐慌,有关疾病讯息广为人知是好事,因为它可促进卫生防疫机构提出传染病预防、控制措施,让更多人了解这不仅是个人责任问题,也是集体责任问题。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