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最近掀起的凶猛涨价潮,相信已让许多人苦不堪言。但这只是起点,后头可能还有其他经济负面因素蠢蠢欲动。 

Advertisement

首当其冲的就是“实际负利率”问题。 

所谓的实际负利率,就是通货膨胀率高过银行存款率。听起来很抽象,不妨可以换这种方式来思考。 

假设10年前,你把10块钱存进银行,1年后获得利息1块钱,在当时可以买一个面包,这是实际利率时代的荣景,也就是银行派发的利息还可购买有价值的物品。 

但在10年后遭遇实际负利率的情况,10块钱的利息不仅可能缩水变成50仙,这50仙甚至连一支冰淇淋都买不起的话,这就是实际负利率的可怕之处。 

大马去年的通膨为2.5%,在今年初徘徊在2.2至2.3%左右,对比目前各家银行1年的定存率2.3%至3.35%,暂时来说还可勉强算是实际利率范围。不过,乌俄战争持续僵持,中国经济门户持续未开,许多原料资源持续紧缩,就连大马人最常食用的鸡肉都短缺,外加马币持续贬值,未来几个月通膨率恐怕会持续飙涨。 

就算是国行宣布升息,各家银行存款利率跟随提高,料利息增值速度也追不上物质短缺而引起的通膨率。 

换句话说,就算你继续努力存款,但款项已不能像以往般保值,甚至可能贬得连买冰淇淋都嫌贵。 

压缩财富价值

当实际负利率的情况持续,意味著财富价值也跟著压缩。当你的1块钱贬值如10年前1角钱的价值时,最终只会压缩人民的购买力,并会令存款意愿也下滑。 

毕竟辛苦存款得到的利息,竟输给整个市场物价上涨的速度。与其拼命存钱,那倒不如换个更好薪水的工作更实际。 

但市场怎么可能随时都有高薪职缺?尤其通膨不断攀高时,间接也压缩许多企业的营运成本,反而导致人事招聘机会冻结。 

当银行存款的价值变低,有些人乾脆将这些钱拿出来花,最终造成市场流动的资金更多,间接又加剧通膨。 

你看到了吧?若政府管控不当,任由物价高涨,以为这就是经济复苏的迹象,最终通膨的恶性循环可能会迫使中低阶层人士先被吞噬。 

另外,当存款价值变低,有些人可能会把银行存款提出来投资股市或房产,以目前股市走势低迷,预料不少人会重点放在过去几年低迷的房产市场,这可能会间接推高房价上涨,加重政府的宏观调控难度,最终令社会经济结构受创。 

当然,解决负利率问题有一定难度,不可能一蹴而就,但也并非无计可施。目前最重要的调整关键在于银行。虽然近期各大银行财报并不算十分亮眼,但仍有利可图。 

正常情况下,银行原本可透过诱人利率,才能吸引人民存款,并转而用这些存款放贷,中间再赚取一个存贷差。不过,当储蓄利率为负值,银行除了省去部分用于吸收存款的成本,还可同时从存款人和贷款人那里获取收益,这可是变相的“暴利”。 

简单来说,实际负利率的关键在于银行是否肯调高存款利率。但除了国行宣布升息外,一般来说要银行主动提高利率压缩赚幅,以协助国家减少贫富差距,让大家的钱花得有价值,这简直是痴人说梦。 

未来大马的经济何去何从,坦白说,我真的不太敢想下去。 

评论: 郭朝河(超斜杠青年,乐观豁达,臣服天命,悠游穿梭在时评、影评、乐评、旅游等的世界,用卑微的心经历人生。著有《在生活,藏一座雪山》。)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