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人最近才知道马来西亚也有人在庆祝盆舞节,这要归功于首相署部长依德利斯阿末。因为他呼吁穆斯林不要参与这个庆典,挑起一场舆论战,许多人开始关注和知道了这个节日。这次事件对我国长期维持的多元文化象征是一项考验。

Advertisement

盆舞节是从日本流传过来的,是我国和日本友好交流的其中一个象征。这个日本称作盂兰盆节的传统节日,是在日本飞鸟时代由隋唐时期的中国传入的,经过了千年演变,已经和日本的民俗相结合,成了日本的独特节日。

盂兰盆节在华人的传统习俗中是和民间鬼节及道家的中元节当做中元习俗一起举行的。不管是日本的盂兰盆节,还是华人的中元节,它们都是带有宗教色彩的民俗节日。只是它们的内核都一样是为了祭祀亡魂而形成的传统节日,宗教元素也只是其中一个点缀。

每个民族多多少少都有一点传统习俗流传至今。即使皈依了特定的宗教,人们也难以丢掉自己多年遵守的一些传统习俗。有些宗教在某种程度上会默许这些民族继续维持地方传统习俗,甚至还会把这些习俗融为宗教的一部分。

然而,一些传统习俗和宗教是没有直接关系,只是为了让当地人对该宗教产生亲近感而做的变动。时至今日,一般人已经很难分辨节日庆典里的仪式到底那些是宗教仪式还是传统习俗,我们只会把庆典里的仪式视为庆祝仪式。

伊党和某些宗教学者说盆舞节会影响到伊斯兰信仰,还有人说这个节日最好改成比较不带有宗教色彩的名比较好,那么我国还有其他带有宗教色彩的节日,例如圣诞节,这些节日庆典是获我国政府承认的,这群卫道人士是不是也要继续呼吁穆斯林抵制这些节日?

民俗节日

要捍卫自己的信仰并阻止所谓“异端邪说”的蔓延,应该要大谈特谈本身信仰的优劣,而不是片面且断章取义的否定其他人。如果一个节日只是沾染到一点宗教元素就会污染到一个人的信仰,就要以维护信仰纯洁为由而禁止信徒参与该庆典,这无疑是对本身信徒和信仰缺乏信心的表现。

不管是盆舞节还是盂兰盆节,他们都是一个民族为了缅怀已经逝去的先祖而形成的民俗节日,这和穆斯林缅怀他们的先知是一样的心态。同时,日本人并没有强迫他人参与盆舞节,他们只是友好的申请举办,友好的邀请他人,以此让他们的文化习俗得以传播到其他人心中。

许多文化的演变并不是靠武力的,而是靠交流和传承演变的,无论如何,文化习俗和宗教信仰是两回事,不应混为一谈。

最后,盆舞节并没有因为这番争论而停摆,这是好事,因为这件事可以让所有的沙文主义者明白他们不会成功的。这次盆舞节被无端摆上台面,也许可以更好的避免这些文化习俗被人污蔑。

评论: 郑禺(自由撰稿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