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著美联储6月15日宣布,1994年以来的最大升息幅度,牵动了全球多国及地区,如英国、日本、香港、瑞士、巴西等跟进调息,避免利差幅度进一步扩大,也遏制席卷全球的通膨巨兽。

Advertisement

尽管美联储主席表明此次大幅度的加息并非常态,但为了有效抑制恶化的通膨,美联储从今年3月就重启升息循环,终结低利率的时代,让全球挥别三低一高(低增长、低利率、低通膨、高债务),进入三高一低,即高利率、高通膨,高债务和低增长的时期。

美联储在今年上半年,分别于3月、5月和6月,升息了3次,一些分析更预测,基于美国通货膨胀还处于痛点,美联储今年下半年还会再升息,甚至会来到“伏克尔时刻”(Volcker moment),即让市场崩盘,才能把通膨压下来。

“伏克尔时刻”源自1980年代的美联储主席伏克尔以大举升息,压制激增通膨而命名。当年伏克尔一度把美国利率调升到20%,虽成功压制美国国内的通膨,可许多发展中国家却因美元升值而陷入了美元的债务泥潭,如1980年代拉美诸国引爆的主权债务危机。

显然,为了对抗40年来的最大幅通膨,再加上美国今年11月迎来的中期选举,美国会进一步的收紧货币政策,甚至不惜以经济衰退为代价,也要将物价压制下来,而这也将牵动全球的经济走势,甚至一国政局的发展。

实际上,一些研究和金融学家早前就指出,一旦通膨上升,牵动利率上调,将可能把全球经济推向“滞胀”,即经济停滞与通膨并存的局面,这对全球股市、房市和财政产生巨大冲击,甚至可能会引爆全球经济和金融危机。

高通膨短期难退

尤其这一轮的通膨,源起过去2年多的新冠疫情肆虐下,全球供应链遭到重创,许多生产线还在重置和恢复过程,再加上俄乌战争,进一步的推高了许多商品的价格,从能源的原油,到食品的小麦、玉米,无一能幸免。许多方面已预测,通膨短期内依然会居高不下,这也让许多发展中国家债台高筑。

在高利率、高通膨,高债务的三高冲击下,全球各国纷纷下调经济成长预测。譬如美联储就把今年经济成长预测从3月时的2.8%下调到1.7%,至于2023年的GDP成长率预估,则从2.2%降至1.7%,而2024年从2%调至1.9%。

同样,世界银行也在4月时,把大马今年经济成长预期从5.8%调低至5.5%,不过相比2021年的3.1%有所增加,这主要归功于疫情缓解后的开放措施。至于2023年和2024年则很大可能回归到4.5%的水平。

马来西亚做为一个贸易出口国,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受到美联储加息的影响,不可能独善其身。近日来令吉对主要外币,尤其是美元的汇率屡破新低,以及股市的跌跌不休,就是美国升息的外溢效应之一。我们更需警惕的是,在三高一低时代,全球货币政策紧缩和外部需求萎缩打击下,会对国内经济造成怎样的破坏,甚至会否形成“完美风暴”。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