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日本盆舞节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华社普遍抱著一种看戏心态看待马来社会对这事件的反应,不少华人认为一个几小时的活动,怎么可能会动摇个人的信仰,甚至对某个人的“马来性”产生威胁?因此还有不少华人对宗教分子的反应采取一种嘲讽态度。

Advertisement

当我们在嘲讽这些宗教分子的行为时,或许我们也应该借镜这种情境,时刻叮咛自己不要坠入他们那种思维模式,因为华人社会在很多课题的反应其实与这些宗教分子反应是半斤八两的,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小学课程中的爪夷文内容。

自2020年起,爪夷文课题跃升为华人社会、华人团体证明自己关心自身文化教育的重要指标,凡事有任何教育课题或是学校相关的新闻,下方的留言总会有人扯到爪夷文的课题,前几天砂董总就针对爪夷文课题再度发表文告,试图说明爪夷文没有实质作用所以没有教学必要,以及爪夷文单元问卷侵犯学校董事会主权而必须要停止,并取消相关课程内容。

爪夷文教学的课题对华社而言应该是仅次于承认统考后的重大课题,在相关的讨论中除了必须废除爪夷文的教学外,其他的立场一律被视为汉奸、走狗,而这个课题被认为是华小课程变质的开端,也是未来华文教育被各别击破的起点,所以只要是关心华文教育发展的人都必须要支持废除相关课程内容,凡事如果有不同意见者,将遭受到网友们排山倒海的攻击,至于其立场和意见,根本就不重要。

也因为这样,不少持有不同意见民众不敢在公开场合表达,其实有不少华人觉得五六页的爪夷文教学并不会让一个华人失去“华人性”,更不会因为这几页的教学内容就把整个华小颠覆过来,只是这种想法并不主流,讲出来会被骂死,所以都只有在志同道合的情况下会偶尔表达,公开则采取无可奉告之势,形成一种民意一致性的假象,事实上却是一种害怕多数暴力的的失语。

反省自身

马来人遇见伊斯兰课题时也一样,过去有不少对宗教与文化有不同意见的马来人在网络上也被各种标签和谩骂(却被华人视为开明、英雄),也因为这样,大家即使有不同的立场,也渐渐选择不公开表达,毕竟明哲保身的道理大家都懂,既然没有多少人想讨论和交流,何必要表明立场被攻击?

所以,当我们把某些宗教分子的言论和立场视为笑话的时候,也该借机反省自身是否也有他们这种荒谬的行为,否则就会呈现出一种五十步笑百步的闹剧,也只有不断从别人身上错误反思自己,才能够让自己不会犯上那些自己也嫌弃的可笑行为,多元的讨论才能够真正展开,否则整个社会将充满戾气,这个社会的多元声音将会逐渐消失,同温层效应将会超越一切。

评论: 黄瑞泰(独中老师、隆雪华堂文教委员)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