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8日讯)令吉贬值加上商品通货膨胀的现象引起了多方的抱怨和不满。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研究员肖赛子表示,目前全球的货币都在明显的贬值,而非只有令吉贬值。

Advertisement

“尽管美元持续走高,导致令吉兑换美元跌至4.425,但根据初步预算,今年首6个月里,英镑和日圆就分别贬值了10%和8%;这已经远超过了令吉的贬值幅度。”

她表示,各国之间的货币都有一定的利率差;而美联储升息75个基点则导致其利率水平变高。

“从货币流动角度来看,当美国利率水平变高后,资本就会从利率低的国家通过借贷行为,到高利率国家进行投资。因此美联储的加息导致多国资金流入美国市场,并通过利率差推升了美元价值,使其他国家货币贬值。”

她说,尤其当以中国和美国为经济体的主要国家出现经济放缓现象是,市场便会有选择一些较为坚挺、安全且避险可能性高的货币进行投资。

“这一连串的行为自然就会进一步提高美元价值,导致包括令吉在内的多国,出现货币贬值的现象。”

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研究员肖赛子。
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研究员肖赛子。

她指出,通膨与货币贬值并无直接1对1的关系。

“造成通货膨胀在于3个原因,即疫情之下的供应链压力并没有得到缓解,导致供应速度跟不上民众的需求速度;俄乌战争下导致大部分产品,包括小麦和食用油等在内的价格上涨;以及政府为了刺激疫情时期的经济而大量发钞票。”

她说,这也导致市场的钱过多和需求激增,但在供应跟不上后,造成了愈发严重的通膨。

询及若令吉持续贬值,民众可如何避险时,肖赛子指出,贵金属和不动产在通货膨胀下可考虑投资的方向。

她说,以黄金为代表的贵金属和钻石,在当下保值价值和未来升值的空间可能性更大。

“相对货币来说,贵金属受到市场心理预期的情绪影响较少,再加上金价的上涨速度比其他投资理财产品来的坚挺,使不少预测机构对其行情预期持著乐观积极的态度;这也是在通货膨胀情况下,建议大家投资的主要原因。”

“至于不动产,虽然疫情期间的房价走低,但制造房产的原材料价格在未来国际运输和通货膨胀的压力下仍会上涨,尤其建筑业的6大主要建材的价格都涨了50%至70%。通膨下的用材成本提升,开发商在未来自然也会进一步提升房产的价格。”

肖赛子今早作客《东方日报》与国营电台Ai FM合作的《开讲东方议题》时,提出了3个政府目前可考虑让令吉回升的方向。

她强调,我国如何在不升息的情况下,加大吸引国外资金回流到大马市场,是当下必须考虑的事情。

“除了升息,国行可在岸内交易,即民众和国际市场投资者的汇市买卖不活跃时,采取放宽岸外的外汇交易。通过低价时大量吸入外汇,在作为货币储备时,选择合适的时刻放出,以帮助推升市场上的令吉价格。”

她指出,政府应从大马的经济结构和支撑我国经济复苏的重点行业中著手,进一步促进经济复苏,让令吉实现快速增长。

“令吉回升与经济复苏前景和预期紧密相关;唯有当人民对国家未来趋势持有较大的信心,才会进行投资活动。”

“根据金融时报和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的调查显示,近70%经济学家对美国未来济成长的预期并不乐观;加上中国在疫情期间封城和外资兴趣的小幅度下滑,导致中国经济在疫情后2至3年出现放缓现象。”

她认为,当这些与我国经济关系、需求关系和贸易关系上紧密的经济体出现经济放缓时,政府若要让令吉实现快速增长,应从国内经济结构和消费结构中著手。

前首相敦马哈迪曾在1998年将令吉与美元挂钩,并将汇率定在1美元兑3令吉80仙,直至2006年;而近日,他再次建议将令吉与美元挂钩,以使令吉不再波动。对此,肖赛子认为,若将令吉与美元紧密挂钩,将可能为市场买卖交易的活跃度带来负面影响。

“1998年和现今各国在经济金融上的关联度和紧密性不同,若紧密挂钩,或将为市场的交易活跃度造成负面影响。”

她补充,在后疫情时代的食品价格仍上涨,或与进口渠道和国家来源不够多元相关。

她说,在这个时刻谈论与美元的衡定机制,存在很大的风险。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