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儿子失联,媳妇两年前患癌逝世,不识字的许洁桂(译音)不忍两名孙女无依靠,即使年纪老迈仍外出工作,赚取微薄薪资抚养孙女。如今两名孙女即将升上中学,学费和生活开销日渐增加,她希望能通过筹款方式筹募孙女学费。

Advertisement

69岁的许婆婆并不识字,根据身份证显示,其国文名字是Kho Jerk Kooi。她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透露,她是福建人,由于不识字,只知道自己的中文姓氏是许,不知道全名怎么写,也因为本身没有读过书,吃了不少苦,因此她希望孙女能顺利读完12年国民教育。

许婆婆说,她育有两儿两女,但孩子们的生活不太好,由她养的两名孙女都是小儿子和媳妇所生。

“夫妻两人后来离异,孙女就一直是由我抚养带大。”

许洁桂(译音)。
许洁桂(译音)。

许婆婆的两名孙女如今分别为13岁和12岁,13岁的孙女因手上没有身份证,今年无法升上中学,只好暂时先在熟食档口当帮手赚点零用钱。

“这只是暂时性的,我知道只有小学毕业学历根本无法在社会上立足,因此也一直想办法找人协助帮忙处理文件,让13岁孙女能顺利升上中学读书,至少也必须要读到中学毕业才行。”

许婆婆声称,儿子一直没有前往吉隆坡的政府单位领取13岁孙女的身份证,但她却无法说清楚事情缘由。

她说,12岁孙女没有上述情况,因此没有遇到升学问题。

“我的儿女读书也不厉害,因此也没奢求孙女成绩要很好,只是必须要完成中学毕业才容易找工作。”

孙女无身份证 无法升中学申请援助金

“我的小儿子,也就是两名孙女的父亲目前失联,几个月前还在吉隆坡生活,后来他去了槟城后,就再也联系不上。”

许婆婆透露,她和女儿曾一直拨打小儿子的手机号码,但小儿子一直没有接听。

“本来想让他再去吉隆坡处理孙女身份证的问题,现在看起来没有希望了,只好寻求其他方式。”

许婆婆生活简单,只期许孙女们能平安长大。
许婆婆生活简单,只期许孙女们能平安长大。

许婆婆说,由于孙女的身份证不在手边,因此也无法向福利局申请援助金,目前只有取得政府给予的2022年大马一家援助金。

询及两名孙女成绩如何,许婆婆坦言,由于她不识字,因此也无法监督孙女的作业。

“我能做的就是管好她们的生活,我都快70岁的人了,也管不了那么多,只希望她们能好好长大成人。”

儿女经济情况不佳  开销日渐增加

年迈的许婆婆目前在咖啡店打工,每个月工资只有1500令吉左右,独力抚养两名孙女。她担忧,若日后两个孙女都升上中学后,花费将会增加,因此近期也开始向一些慈善单位求助。

她庆幸,自己没有三高问题,但前些时候因膝盖受伤,医生嘱咐要暂时休息,因此只好向咖啡店老板请几天假在家休养。

“虽然还是有儿女住在附近相互照应,不过儿女的经济情况也不佳,因此也没开口要求金钱支援。”

由于许婆婆白天需要在咖啡店打工,就读小学六年级的小孙女放学后,会去咖啡店找许婆婆,吃完午餐后再回家,许婆婆放工回家后,会准备晚餐给孙女。

“东西越来越贵,若孙女都上了中学,开销就更大了,我也不知道,我可以供她们读书吃穿到什么时候。”

【爱心捐款】

有意捐款者可在一个月内,以支票或网上转账方式,将义款交至本报。一旦逾期,本报将把支票按址退回,或自动转入东方慈善公益基金内,协助其他有需要人士。

采用网上转账,我们的银行户头是Maybank 5140-7500-0321 Oriental Daily Sdn Bhd(Charity Account),请读者务必在银行转账的收款人参考资料(Kho Jerk Kooi)中注明受惠者的个案编号(2137)或英文名字,再把转账单据电邮至charity@odn.my,或传真至03-26926336。不需要收据者无须提供地址。

采用支票者须在支票背后注明受惠个案编号或英文姓名(2137,Kho Jerk Kooi),支票抬头写上“Oriental Daily Sdn. Bhd(Charity Account)”,寄至本报吉隆坡办事处:Wisma Dang Wangi,38,Jalan Dang Wangi,50100 Kuala Lumpur。询问电话:03-26916336。

捐款人也受促在电邮提供个人姓名、地址及电话等资料,方便联系。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