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2日讯)从今年7月开始,政府只津贴1公斤袋装纯棕油的食用油,不再继续津贴2公斤、3公斤及5公斤罐装食用油,大马杂货商总会初步估计,原本顶价不能超过30令吉的5公斤罐装食用油,或至少飙升至37令吉80仙。

Advertisement

大马杂货商总会总会长方志民指出,1公斤塑料袋包装纯棕油的食油,在7月之后的价格维持在2令吉50仙,在这当中,政府至少津贴了4、5令吉。

他不讳言,食用油补贴对国家财政的确是一笔相当庞大的负担,但作为棕油生产大国,政府在此刻取消罐装食用油津贴并不妥当,因政府已通过棕油出口赚取了相当多的税收。

方志民对《东方日报》指出,我国是棕油生产大国,食用油并非向外国购买,再加上国内食用油的比例仅占总生产的5%,另外的95%是出口外销至全球各地。

“据我们所知,(大马)老百姓吃的食用油仅占总生产的5%而已,换言之,另外95%是出口,政府还有很多税可以收。 ”

为此,他促请贸消部考虑至少津贴至今年结束,明年再视局势的演变,再做检讨。

他说,在当前的情况特殊,特别是俄乌战争等导致全球乃至马来西亚面临通货膨胀的压力下,政府应该继续维持罐装食油的津贴。

询及政府取消罐装食油,会否导致享有津贴的1公斤塑料袋包装纯棕油的食油短缺时,方志民则称,我国是全球第二大的棕油生产国,而政府每个月补贴6万吨,相当于每月6000万包袋,再加上有限购(每人最多只能一次购买3包),理论上供应充足,但有时会因各种因素,包括厂商是否如期包装好来货等问题。

尽管棕油价格近日走软,但整体市场价格仍偏高,再遇到俄乌战争的影响,导致棕油成为葵花籽油替代品,短期内料保持高价。

方志民形容,有道是棕油是上苍的恩赐,属于这个国家生产的产物,因此政府应给予老百姓一些优惠,而他们也会做一个分析提呈给贸消部。

此外,据《东方日报》记者今日走访吉隆坡金马一带,一名林姓的炒粿条摊主表示,塑料袋的1公斤包装纯棕油较为麻烦使用,她们做生意需更快捷、方便及使用量的问题,向来选择5公斤罐装食油。

另一方面,在鸡蛋价格方面,雪隆蛋商公会会长刘坤维受询时指出,蛋价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在7月1日那天才会有农场的卖价发市。

据了解,我国农场的鸡蛋及鸡肉虽足够应付国内市场,但因需进口鸡饲料,因此价钱受到一些国际局势的影响。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