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照

(亚庇22日讯)沙巴民兴党副主席王鸿俊坦承,该党已经在疏远行动党,因为无法接受行动党与现任联邦政府签署备忘录,感觉被“背叛”。

Advertisement

他今日在民兴党总部的记者会上,针对早前行动党副主席倪可敏指民兴党“恩将仇报”一事,如此回应。

他说,2018年大选,由于民兴党是大帐篷的一份子,才得以推翻国阵,而在慕尤丁及沙比里当首相后,安华还是稳得105张票,因而可到王宫晋见国家元首,当时民兴党全力支持安华当首相。

“但是我们过后疏远他们,为什么?我重复很多次,因为我们不认同他们和联邦政府签署备忘录。”

他说,当沙比里宣誓就任首相时,国家元首说过,就算他宣誓就职后,也必须在国会通过对沙比里的信任票,当时据他(王鸿俊)的了解,有两个首相人选的名字要被提呈,由于安华在王宫见了元首,不被接受,提呈到国会的,自然就应该要给民兴党党主席沙菲益一个机会,但最后却因为签了备忘录,就没有在国会投信任票。

“他们叫我们签署备忘录,我们不认同,89个希盟国会议员都全力支持巫统的沙比里做首相,那就不用在国会投票,从那一刻开始,我们就觉得他们背叛了反对党。”

他比喻,大家本来一起在反对党,但对方走去和后门政府签备忘录,原本大家同住的一间屋子,被一个盗贼把屋子抢走了,还跟他签合同,睡在工人房;民兴党虽不能接受这种待遇,却从来都没有出声批评希盟,较后他们却反咬民兴党,说民兴党出卖他们。

“希盟签了备忘录后,支持巫统的政策,即使法庭帮被释放,他们也没有什么开声,他们支持沙比里做首相,这些我们都不能接受,去年在国会我们不要给2022年财政预算案通过时,他们都没有站起来,他们支持让这预算案通过,当时我们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我们知道了,因为他们要签备忘录。”

“签了这备忘录,西马的反对党国会议员可以获得380万令吉,而沙巴获得430万令吉,89位国会议员大约可得到3亿多令吉。”

“那时候虽然我们心里不舒服,但我们没有把关系弄到很僵,但后来林冠英自己飞来沙巴,独自去见哈芝芝,在没有和民兴党讨论情况下,要在沙巴(也和州政府)签署备忘录,他们连备忘录都草拟好,被我们获悉之后,才‘假假’来和我们说,要去和哈芝芝‘讨论’,在这情况下,是谁背叛谁?马来西亚这么多州属,为什么其他的不签,只有要在沙巴签?茅头到底指向谁?”

“这时候我们觉得完全被背叛,不知要如何再去相信他们,行动党最后在沙巴的立场是什么?就是支持哈芝芝(4月11日的新闻),之后又骂我们不服他们,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只有他们一直在背叛人民的委托,他们背叛了反对党的大帐篷,现在又叫我们回到大帐篷去合作,我们还能再相信他们吗?”

“如果我们相信他们,回去大帐篷,打了下一战,他们再输掉,我们如何知道他们不会再签署备忘录2.0?如果他们再次签备忘录,再拿了钱,又丢下我们自己在反对党,那我们怎么办?他们现在已经在谈著备忘录2.0,可能备忘录1.0的钱已经用完了,我们如何知道是否可以再相信他们?”

“人民是不是想我们全部反对党去签备忘录拿钱?人民要看到这情形吗?今天有签署备忘录(的反对党议员),才有钱拿,没签署的没钱拿,这算不算是一种贪污?对我们来说,这是间接性的贪污,我们拒绝这种行为,请人民自己要去判断。”

“如果他们没有签署备忘录,105个国会议员的强大反对党还在,今天我们分分钟已经做回政府,因为慕尤丁已经找回希盟谈。”

另外,王鸿俊也在受询民兴党如何面对来届国会大选时指出,来届国会大选后,由于沙巴及砂拉越不会加入国阵,造成国阵将无法再执政,届时将出现一个新联盟政府。

他说:“西马共有165个国会议席,不会有任何一个联盟可以从中赢得执政所需的多数议席,必定要靠到沙巴及砂拉越,沙砂将扮演造王者的角色。”

他说,因此,沙巴人民必须明白现今的政局发展,并要善用契机,支持本地政党与砂拉越合作,以争回本土权益。

“既然砂盟已公开声称要在来届国会大选成为新届联邦政府‘造王者’,沙巴也应该捉住这契机。”

王鸿俊表示,我国在过去两年来发生的政治乱局,已冲击到国家及人民,这种情况尤其是大选后必须处理,新政府必须认真有效地解决人民问题。

他相信,只有缔造稳定的政局,停止政治纠纷,专注于提升经济、解决物价上扬及失业等问题,国家才能稳定。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