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笔钱,你会拿来救济低收入群体,还是用作补助日常食品的津贴? 

Advertisement

这是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宣布最烦恼的问题。 

前者可用来救济真正需要的阶层,让他们稍微可以喘息;后者虽是无目标针对全民救助,但至少可以压制控制物价及通膨高涨,间接让许多家庭及熟食业者减轻负担。 

结果很显然,首相最终选前者。 

“这一定是要举行大选前的拉票手段。目前马来传统家庭是铁票,所以国阵肯定要先讨好这群人!”有些人开始嚷嚷不公平,觉得若秉持一视同仁的处理态度,把钱用来补助食物价格,才是真正让全民受惠的好方法。 

对我来说,这仿佛是销售税(SST)与(GST)的争辩立场,无关对错,纯属事情解决的出发点相异。也不用太阴谋论,认为所谓的低收入群体都是马来族群,毕竟我看过某低收入华人家庭曾受到政府的津贴帮助,相信这类补助政策是以收入阶层划分,而非肤色。 

无论是针对特定阶层补助,或想介入市场压低物价,这些政策立意都很好。但我真正在意的是——国家还有多馀的钱进行吗? 

大略估算一下。 

低收入单身者可获50令吉,低收入家庭则可获100令吉的现金援助,若预计860万人受益,总额高达17亿4000万令吉。 

17亿4000万令吉究竟有多大?很多人可能没有明确概念。换个说法,这笔款项目前约占国家储备金4810亿令吉的0.36%,相信就比较有感。 

0.36%,听起来是一个小份额。但有件事挺可怕,那就是4810亿令吉是国家银行截至6月15日的国际储备金,在5月31日,国家储备金却高达4968亿令吉。 

在短短两周内,国家储备金就减少158亿令吉,比首相宣布的津贴总额高出9倍。 

国家经济还能撑多久? 

再看看邻国新加坡,近期为了因应高通膨的打击,也推出总值新币15亿元(约47.5亿令吉)援助方案,针对家庭水电费补贴及提供节能津贴给中小型企业。我看了一下外汇储备——哇,高达1兆6772亿令吉,是大马的4倍。 

在回头看看大马,过去两年因疫情而宣布的逾4000亿令吉大型援助计划,拯救规模已直逼国家储备金水平,这就好比你的生活开销金额与银行存款相差无几。 

因此,比起人民质疑政府为何取消鸡蛋、肉鸡与食用油津贴,而把钱拿去发放当作B40群体援助金,我更担心另一件事——政府的钱从哪里来?国库是否还有本钱能如此快速消耗?国家经济还能撑多久? 

原本以为疫情缓和后,全球经济开始暖和,大马进出口贸易复苏,国家税收也会跟随改善。但孰不知俄乌战争,打乱全世界的资源运输情况,间接引发停滞性通膨;美国联储局也为了抑制恶性通膨,在6周内二度宣布升息1.25%,导致马币汇率严重贬值,间接令进口货物价格飙涨。 

国家收入减少,马币持续看贬,原料缺货导致万物价格上涨,种种不利的经济因素围绕,人民生活看起来会更艰辛,希望政府能帮忙救济,事实上大马目前的经济状况也不堪负荷,自身难保。 

随著一些食物津贴取消,大马又会酝酿另一波的通膨攀涨压力。接下来有何出路?我只能说,与其怪政府不懂得治理国家,不如先抓紧时间规划理财表,能省则省,物尽其用。 

先知先觉的自救总比被动等待救援来得强。 

评论: 郭朝河(超斜杠青年,乐观豁达,臣服天命,悠游穿梭在时评、影评、乐评、旅游等的世界,用卑微的心经历人生。著有《在生活,藏一座雪山》。)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