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銮流浪狗之家收容逾千只流浪狗,每月开销超过6万令吉。

(居銮25日讯)六旬老翁即使变卖房产,也无怨无悔,只想给予毛孩们一个安身之所,过去20多年来照顾逾千只浪浪,与毛孩同睡收容所。

Advertisement

居銮流浪狗之家 (Kluang Stray Dog Home)是一个救助流浪狗的非政府组织,除了收容居銮的流浪毛孩,也接纳其他地区被人遗弃的狗,目前为止共收容约1500只毛孩。

该流浪狗之家志工有的负责救援工作,有的专注向外界征求资源并管理资金流动,大家都各司其职为守护浪浪尽一份力,援助流浪狗已长达20年的邓世荣,便是该组织的毛孩管理人。

邓世荣在收容所内凡事亲力亲为,走到哪里都受到狗儿的拥簇。
邓世荣在收容所内凡事亲力亲为,走到哪里都受到狗儿的拥簇。

邓世荣是在3年前加入居銮流浪狗之家,他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坦言,从事动保工作的不易之处,希望民众能够对流浪狗之家慷慨解囊的同时,也能更为关注流浪狗数量递增的问题,也呼吁饲养者勿轻易弃养。

邓世荣年轻时在新加坡工作,后来返马发展板面餐饮生意,本来生活也算优渥,在还未加入流浪狗之家前,他说,自己只是一名喜欢狗儿,且在业馀时间救助流浪狗的义工,但在日积月累下,就已收养超过30只浪浪,并将它们都安顿在家中。

邓世荣救援流浪狗似乎一开始就无法停下,从一开始喂养流浪狗,到后来不惜倾尽所有变卖房子,只希望能够给浪浪一个遮风挡雨的家。

他在出售位于新山柔佛再也的房子后,原计划在乌鲁地南区建立一个救援场所,惟却遭到刁难,让计划被迫停摆。

后来,他辗转与居銮一批动保人士熟识,随后加入流浪狗之家,开启与逾千只毛孩的“同居生活”,即便旁人对于他与毛孩同睡一屋感惊讶,惟他表示,只有在听到它们的声音,自己才能安心入眠。

“有时候我回去柔佛再也处理事情,下午一定会赶回园内,真的要亲眼看到它们都没有事情,有好好吃饭,我才可以安心。”

尽管投入流浪狗救援工作的这些年来,有遇到不好的人或事,邓世荣从来都是笑脸迎人,并被团队亲切称为“Uncle Yong”,谈及毛孩对自身的意义时,更是展现铁汉柔情的一面,忍不住哽咽。

居銮流浪狗之家除了收容居銮的流浪毛孩,也接纳其他地区被人遗弃的狗儿。
居銮流浪狗之家除了收容居銮的流浪毛孩,也接纳其他地区被人遗弃的狗儿。

“我放心不下它们,就像我的孩子一样,舍不得它们遭罪。”

局銮市议会发警告信 下令建设围篱大门

邓世荣透露,居銮流浪狗之家与地方政府有协议,每次抓到的流浪狗都可送到收容所,除了让部分的饲养者能够领回毛孩,也能避免它们被执法人员处以安乐死。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狗儿遭弃养情况严重,导致园内的浪浪数量不断增加,设施亦因为年久失修无法妥善圈养浪浪,一些较为顽皮的狗儿就会爬出围篱到附近的住宅区溜达。

不仅如此,也有很多不负责任的饲养者知道该收容所的位置后,将狗儿遗弃在收容所附近,种种因素造成地方政府认为流浪狗之家没有妥善管理流浪狗。

邓世荣说,局銮市议会近期发出警告信,要求占地约2英亩的收容所范围必须建设围篱和大门,确保狗儿不会擅自离开,预计需要逾万令吉才能修建围篱。

居銮流浪狗之家每日需要30包10公斤白米来喂养流浪狗。
居銮流浪狗之家每日需要30包10公斤白米来喂养流浪狗。

“但在每个月近五六万令吉的开销,加上过去所欠下狗粮、医药费等费用的情况下,我们根本来不及筹集建设硬体设施的费用,希望各界人士能够伸出援手,协助我们安顿浪浪。”

他坦言,一时救援工作其实并非难事,但是长久安顿它们,并且提供后续的医疗,才是问题所在。

由于安养流浪狗到终老的费用十分庞大,他呼吁民众勿轻易弃养宠物,并且以领养代替购买。

有意了解居銮流浪狗之家运作或参与捐款者,可浏览该组织面子书专页(https://www.facebook.com/Kluang-Stray-Dog-Home居銮流浪狗之家-614141035300965)。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