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最近一起家庭离奇失踪案备受社会关注,光州10岁女童赵有娜(조유나,音译)的父母曾于5月19日向校方申请,将带着女童前往济州岛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农村体验学习,岂料至6月中旬断绝联系,校方向警方报案失踪,并前往女童住处查看,却只发现一堆催缴帐单,而民宿监视器更录下一家三口的最后身影。

Advertisement

最新消息指出,赵姓一家三口所搭乘的银色奥迪轿车,于今(28)日下午被海洋警察与潜水人员发现,卡在全罗南道莞岛郡薪智面松谷港防波堤前方80公尺处海水养殖场水深10公尺处的泥滩里,搜救人员首先发现保险杆、接着发现车体,最后透过车牌号码证实该辆轿车的确为女童父亲赵氏所有。

由于视野昏暗,潜水人员无法确认座车内是否有人搭乘。警方研判,座车内应该有人搭乘。警方决定明(29)日将从海底打捞该辆座车。

根据《纽西斯通讯社》、《EDaily》、《News1》、《韩联社》等多家韩媒报导,国小4年级的女童身高145公分、体重40公斤,该起家庭集体失踪案件疑点重重,知名犯罪心理分析师李水晶等多位专家推测,一家三口因为庞大债务而选择轻生的可能性最大,光是女童父母今年1月向校方申请校外体验学习、家庭学习的次数便高达7次之多。

光州南部警察署指出,女童赵有娜的母亲李某(34岁)从今年5月17日向校方递出校外体验学习申请书,表示计画前往济州岛(原先韩媒报导的地点为全罗南道莞岛郡)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农村体验学习,不过李某却反于该日而预订了全罗南道莞岛郡的豪华民宿,与申请书上的地点不同,预定入住时间分别是5月24至28日(5天4夜)、5月29至31日(3天2夜)。

5月23日,赵姓女童一家人背着旅行背包、坐上银色奥迪轿车,从光州广域市南区白云洞的住处驶向全罗南道莞岛郡,并于24至28日入住先前预订好的民宿(位于莞岛郡薪智面),至于5月28至29日的晚间则因民宿早已被其他旅客预订,才前往他处过夜。

该处民宿每晚入住要价40万韩元,且附设游泳池。

5月29日下午2时,赵氏女童一家人开着银色奥迪从全罗南道康津郡马良港,行经古今大桥,往莞岛郡薪智面的民宿驶去,一家三口住宿时未曾使用过游泳池,只待在房间内休息,期间曾至莞岛邑内(市区)、古今岛、海南郡、康津郡一带短暂外出。

5月30日晚间10时57分,民宿监视器影像录下女童一家三口慌忙搭车离开的身影,女童赵友娜趴在母亲李某的背上,下垂的两手臂显示女童恐怕早已失去意识,女童父亲则慌张滑手机、左手提着塑胶袋。

其实一家三口原本预计31日退房,却选择提早一天离开,而早在退房前3个小时,女童便曾浏览过社群网站。在离开民宿5个多小时后,一家三口的手机先后关闭电源,其中女童与母亲李某的手机电源分别于31日凌晨0时40分、1时9分关闭,父亲赵某手机的基地台讯号最后则于同日清晨4时16分出现在松谷港附近。

松谷港距离入住民宿为3.9公里,车程仅约7分钟。

直到校外体验学习活动的申请日期结束后,女童赵有娜仍未返回学校上课,于是校方决定前往女童住处查看,却发现堆积各种催缴文书,包括银行的信用卡贷款缴费通知等,因此于6月22日向警方申报失踪。

警方发现,赵姓女童一家的卡债高达1亿多韩元,然而一家三口并不是基础生活津贴的领取对象,女童父亲曾独自经营电脑相关产品贩卖,不过在去年7至12月之间倒闭、女童母亲则同样于该段时间辞职,之后未曾有其他经济活动。

赵姓一家三口失联将近一个月,警方针对3人下落在莞岛郡薪智面松谷港一带进行地毯式搜索,出动200多名警力、海警警备艇、无人机、6只搜救犬协助搜救行动。目前虽然发现银色奥迪轿车,不过3人行踪仍然成谜。

韩国犯罪心理学教授李水晶受访时表示,这起失踪案件并非是单纯的事故,一家三口生还的可能性恐怕「微乎其微」。

Advertisement